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1519阅读
  • 7回复

[原创]芝加哥蒙特罗斯鸟类保护区攻略

楼层直达
级别: 江湖儿女
在密歇根湖喜怒无常的西南岸,在芝加哥从大火中重生的钢铁丛林的东北角,有一片生长已久的野地——蒙特罗斯角鸟类保护区(Montrose Point Bird Sanctuary)。这一片野地本是冷战时期的军营被废弃后留下的荒地,90年代正式规划为自然保护区。现在,这片面积只有3.6公顷的迷你丛林是300多种鸟类的停歇、觅食与繁殖之地,尤其是每年春秋季,这里为沿湖迁徙的候鸟提供了重要的粮食补给。

关于蒙特罗斯角的区域划分、鸟种特色与每个季节的鸟种分布,大家可以参考芝加哥鸟人罗伯特休斯(Robert Hughes)的网站Birding Montrose Point。在这里,我只想介绍一下保护区内的观鸟路线和生态概况,希望对拜访风城的自然爱好者们有所帮助。


  • 蒙特罗斯鸟类保护区地图,蓝色标出了文中提到的路线。图片来源:City of Chicago


  • 保护区与城市毗邻,面积也小,因此成为芝加哥拜访人数最多,记录密度最高的观鸟点。图片来源:Illinois Audubon Society
保护区位于蒙特罗斯角的最东端。它的西北边是常被雨雪扫荡的沙滩,正北方是舒缓起伏的沙丘,东面和南面是呼吸着湖水气息的草地,西南边是停靠着许多游艇帆船的是湖港。沿着West Montrose Harbor Drive向东南方向行走,经过一片稀树的草地,便能在路的左侧看到保护区的标牌。

与保护区隔路相对的是游船码头,这是一片被道路环绕的水域,在芝加哥狂暴而漫长的冬天为不少游禽与海鸟提供了栖息之所。冬日里不妨在这里驻足,在漫天飞舞的环嘴鸥和银鸥中,或在集聚于湖面的加拿大黑雁和红胸秋沙鸭之间,偶尔能够发现不那么常见的鸥类(如北极鸥)和雁鸭(如长尾鸭)。保护区的西侧是一片生态恢复区域,去年在这儿除去了原来的一些树种,新种上的植被今年春天刚刚出苗,这里是各种雀鹀觅食的区域。冬天里,暗眼灯草鹀常成群出没于此,在飞起时闪动它们剪刀状的尾巴。


  • 环嘴鸥是芝加哥湖岸最常见的鸥类,银鸥其次。


  • 在湖港四周的草坪上,成群的加拿大黑雁是常见的景象,5月初可见不少妈妈带娃在草地上觅食。


  • 冬季到初春的保护区入口处,常见暗眼灯草鹀成小群活动。
保护区有两个入口,我推荐从北面的入口进入,绕着中心草地(The Meadow)走一个环路。走进保护区,首先迎接我们的是右侧的一株红果桑。夏日红果成熟之时,在桑树掌状叶的颤动间,家麻雀、旅鸫、灰嘲鸫、紫翅椋鸟为人们演奏蒙特罗斯的第一章交响曲。(家麻雀与紫翅椋鸟一般只在保护区的边缘与入口处成群活动,旅鸫与灰嘲鸫则遍布保护区的各个角落)。在红果桑的左侧,层层灌木蜷聚出一个幽暗的万花筒般的空间,在春季,在这片浓密的灌丛中常常可以看见地莺、雀鹀等地栖鸣禽,今年春天甚至在这里发现了一只通常只在沼泽沙丘地区活动的纳氏沙鹀。


  • 家麻雀喜在湖港周围的草地上觅食,常见一雄带数雌活动。


  • 模仿大师灰嘲鸫,在保护区内常常只闻其声不见其鸟。


  • 保护区入口处灌丛中的林氏带鹀。
路过灌丛,来到一个三岔路口,左侧一株穹冠饱满的七叶树跃入眼帘。每年春季,它如同风城湖畔的一座灯塔,在微曦之时呼唤着雀鸟们前来停歇。五月,这里常常响起蒙特罗斯最华丽的二重奏,那是橙腹拟鹂和圃拟鹂在高悬的花影间宣告自己的到来。那些喜在树冠活动的林莺——橙喉林莺、北森莺也常常光顾这里。前者的身影如同在枝杈间窜动的火苗,是春季的蒙特罗斯最令人过目难忘的景象之一。在七叶树的后方与其遥相呼应的是一颗高大的枯木,迁徙季里常见北扑翅鴷成双成对在此停息,而白胸鳾与红胸鳾则常在枝间游走觅食。


  • 七叶树上的橙腹拟鹂。这颗大树可能是寻找橙腹拟鹂和圃拟鹂的最佳地点。


  • 同样在七叶树上见到的北森莺。


  • 在枯木上寻虫的红胸鳾。
三岔路口向左走,便来到了蒙特罗斯最著名的魔术篱园(The Magic Hedge)。这是一片四面有围栏的狭长树林,沿着两边都有小径,一圈绕下来不过三百米,然而正是这片迷你树林在一年中的每一天都充满了生机。即使是最严寒的冬日,主红雀、黑顶山雀、美洲树雀鹀、狐色雀鹀也依然在雪地里上演彩色嘉年华,而它们的身边永远少不了东部灰松鼠的陪伴。到了四月,西南风会把迁徙的鸟群赶向湖滨,候鸟们便披着它们鲜亮的春羽在清晨舞动,如魔术般落在这里的每一个枝头。


  • 篱园东面的小径上相遇的东部灰松鼠与狐色雀鹀。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02-10
沿着篱园东面的小径行走,一面是绿荫笼盖的灌丛,一面是稀树的草地。沿着小径生长的李属树木和接骨木为许多鸟类提供了食物:白喉带鹀、雪松太平鸟、歌莺雀、家朱雀等常见雀类食用它们的花苞和果实,同时,这些树木也为许多峰类和蚊蝇类供给花蜜,还是许多种甲虫及鳞翅目幼虫的寄主,而这些昆虫转而成为了林莺和霸鹟等迁徙大军的主餐。沿这条小径由南向北走到约1/3处,东侧会出现一个通向保护区中央草地的入口,入口处的两棵椴树以及它们背后的几棵美国皂荚是迁徙季观察林莺的极佳地点。红头啄木鸟在过境时,偶尔也会拜访这几株高大的皂荚。小径上的另一个“鸟类热点”是中途靠篱园的一个小水塘,常见摄影师在这里蹲点拍摄前来饮水的鸟儿。



  • 白顶带鹀是雀鹀中较晚到达蒙特罗斯的种类,一般在五月初达到高峰。


  • 秋季的魔术篱园,享用接骨木果实的黑喉蓝林莺。


  • 春季的魔术篱园,捕食美国白蛾(Ailanthus ssp.)的莺鹪鹩。


  • 黄腹纹霸鹟与黑白森莺,都在中央草地旁的椴树枝上。
从四月到五月,魔术篱园的鸟类动态是整个芝加哥地区春季迁徙动态的一个缩影。普通拟八哥和红翅黑鹂的先锋于二月现身,三月初占领篱园;雀鹀大军在四月初开始陆续抵达,在四月中下旬达到高峰,白喉带鹀和白顶带鹀大群先后到达。林莺的歌声一般在四月底响起,从四月底到五月初,篱园里最常见的林莺是黄腰林莺,到了五月中旬,它们的优势地位逐渐被橙尾鸲莺替代,而到了五月下半旬,最优势的物种又换成了纹胸林莺、栗胁林莺和黄喉地莺。


  • 超凶的雄性红翅黑鹂。七八月到蒙特罗斯观鸟,最好戴上帽子,以防护巢雄鸟的攻击。图中的这一只在pose完后果断向我扑来。


  • 黄腰林莺。见到它们在地上活动还是不多的。
小径的尽头立着一株孤独的枯木,在枯木的右侧,黑核桃树、北美短叶松、黄橡树一字排开。这几棵乔木背后的浓密灌丛里经常藏匿着一些行踪隐秘的鸫类和地莺,运气好的话甚至能在这里发现以不动应万动的美洲麻鳽。枯木的左侧通向保护区的一个出口,不妨在这里稍稍驻足,用望远镜眺望西面公共沙滩(Montrose Beach)上的水潭,在四五月与八到十月,这里少不了鸻鹬类的身影,其中最常见的约是三趾滨鹬、半蹼滨鹬、美洲小滨鹬、斑腹矶鹬、环颈鸻和半蹼鸻。有意思的是,鹬们似乎更喜欢集结在狗出没的公共沙滩,而不是东面有围栏的保护区沙滩,这可能是因为西面的沙滩上往往有更大面积的积水,这些浅潭被当地人戏称为“Lake Montrose”。另一个值得注意的地方是沙滩边上的Beach House,诸如美洲红隼之类的猛禽常常在屋顶停栖。在雪鸮入侵的年份,这一北极来客偶尔也会停留在沙滩附近的建筑物上。



  • 黑核桃树(Juglans nigra)


  • 枯木上的美洲红隼。


  • 北美短叶松中的主红雀。


  • 藏在灌丛中的棕林鸫


  • 秋天的Lake Montrose及那里常见的两种鸻鹬:美洲小滨鹬和半蹼鸻。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2  发表于: 02-10
经过出口绕向右,前方有两条路线可以选择。可以沿着林地边缘的阔径直走,这样的好处是可以观察右侧的中央草地(The Meadow)。草地的植被是典型的美国中西部草原(Prairie)种类,菊科植物占大多数,松香草、堆心菊、一枝黄花、斑茎泽兰、斑鸠菊、马力筋、拟美国薄荷等草本缠结簇拥着,偶尔也能看到木槿的白花。春秋两季,常见北扑翅鴷与褐弯嘴嘲鸫在草地的边缘觅食昆虫。在草地的南端有一小池塘,也是雀鸟常来饮水的地方。



  • 中央草地上的植物:加拿大一枝黄花(Solidago canadensis),斑鸠菊(Vernonia ssp.),木槿(Hibiscus laevis)


  • 常在地面上活动的褐弯嘴嘲鸫和北扑翅鴷。
另一条路线便是拐进林地里,走里面的小径。从北面进入,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片低矮的盐肤木林。保护区的整个东面林区里,盐肤木可能是最常见的树种。蒙特罗斯可见的两种杜鹃——黄嘴美洲鹃与黑嘴美洲鹃常在盐肤木上休憩,亦或在它们的羽状复叶间搜寻最爱的美食毛毛虫。夏天,唯一一种在蒙特罗斯繁殖的林莺——黄林莺也可以在这里找到。这片林子里还长着蒙特罗斯较少见的白橡树(伊利诺伊州树),其橡果是一些大型鸣禽如蓝松鸦的最爱。八月至九月期间,还可以在这片林子里试着寻找红喉北蜂鸟——这一带有不少圆蛛,蜂鸟常收集它们的蛛丝作为营巢的材料。



  • 盐肤木林里的黄嘴美洲鹃,这一只是去年10月在保护区里看见的,应该是南飞地晚了。


  • 收集蛛网作营巢材料的红喉北蜂鸟。


  • 白橡树(Quercus alba)
漫步向南,盐肤木逐渐被倬立的美国红枫等槭树取代,在槭树宽厚的树冠的遮蔽下,这里成为蒙特罗斯的“黑暗丛林”,当地人称之为“The Cathedral”。在迁徙季,当摄影师多聚集于魔术篱园一带时,不妨到这里走一走,这一片的林莺密度也很高,只是其多聚集于高耸的树冠层,观察的难度较大。也会碰到“黑暗丛林”里特别寂静的时候,因为这里正是库氏鹰的领地。我在蒙特罗斯与库氏鹰的邂逅,基本都是在这个区域。库氏鹰是欧亚的雀鹰在新大陆的翻版,在蒙特罗斯的林子里,它们是小鸟们乃至松鼠们的噩梦。





  • Cathedral里的库氏鹰;库氏鹰vs东部灰松鼠,以松鼠胜利告终。
再次曲径向南,遇到一片栅栏围护的树林,这一带密密地长着许多蔷薇科树木(没有确切地鉴定过,抱歉),猜想约是有受保护鸟类在此地繁殖。在蒙特罗斯的林子里,我只见过一些最常见的鸣禽的巢(旅鸫、普通拟八哥等),不过就在今年八月,有朋友观察到了灰蓝蚋莺的巢,据他说这是蒙特罗斯少有的灰蓝蚋莺繁殖记录。


  • 魔术篱园,喂食中的普通拟八哥。


  • 灰蓝蚋莺,迁徙季常见的候鸟,但在蒙特罗斯鲜有繁殖记录。
绕着围栏往湖的方向(东面)走,会发现林子外有一片濒湖的草地(Native Planting Area),这是2006年新恢复的一片区域,种植了许多本土植株。夏秋季节,金光菊、赛菊芋、松香草、紫锥花等菊科植物盛开出一片金色与紫色的海洋。夏季可以在这里见到美洲雀,这一土著繁殖鸟的回归证明了植被的恢复已见成效。绕回林子里,在围栏林的南边又是另一种景致:稀疏生长的杨树成为了主角,俊朗的白色树干间常常响起绒啄木鸟和黄腹吸汁啄木鸟等鴷形目觅食的回响。从这里往西南又是两个围着栅栏的小区域,最后在保护区南入口处遇到一片槭树与盐肤木交杂的地带。



  • 八月的滨湖草地。


  • 回归风城的美洲雀。


  • 黄腹吸汁啄木鸟,除了保护区里的林地,保护区外的临湖草地上也可见到这种啄木鸟。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3  发表于: 02-10
从这里穿出林子回到外围的阔径上,在两个入口之间,可以看见一面是林缘,一面是草地边缘的几株皂荚。这也是一个迁徙季不可错过的热点,无论是林缘的灌木还是另一边的草丛中都经常能发现各种林莺、鹪鹩、雀鹀等鸣禽。而在秋天,经常能在一株皂荚上看到好几只白颊林莺和灰冠虫林莺。顺着这条路向北左转,便又见到了开头提到的红果桑。至此,我们已回到原点,蒙特罗斯之行也可画上句号了。


  • 蒙特罗斯春季少见,但秋季常见的灰冠虫林莺。
PS. 保护区并不是蒙特罗斯唯一值得探索的区域。毗邻的沙丘(Montrose Dunes)和湖港(Montrose Harbor)都有自己独特的生境和鸟种。Ebird上有专门针对这两个区域的热点网页。希望以后可以另写一篇,与大家分享在这些区域的收获。


  • 沙丘地带常见的两种鸟:稀树草鹀与家燕。夏日里,常见成群的燕子在沙丘上空飞舞。家燕、中北美毛翅燕、崖沙燕、双色树燕和紫崖燕都是常见种。

只看该作者 4  发表于: 02-10
图片看不到啊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5  发表于: 02-10
回 4楼(南瓜派) 的帖子
谢谢南瓜老师提醒~修好啦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6  发表于: 02-11
哇,好赞!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7  发表于: 02-25
除了动物园,就属这里的小鸟多了。真有意思。
稻花香里说丰年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