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3397阅读
  • 60回复

[原创]2018宽阔水自然世界游记

楼层直达

— 本帖被 古人 设置为精华(2018-09-18) —
                       宽阔水观鸟旅行:Lucky-B(小活宝);青杉桐梓;我叫几维鸟;时间


     一、缘起
        今年6月14日那天,我正在横沙观鸟,眼前是一片宽阔的水面稀稀拉拉的几簇短小芦苇间,四只水雉在游荡,其中还混着一只棉凫。第一次看见棉凫的我有些难以抑制的兴奋。炎热的夏季,上海鸟荒了啊,难得加一新我容易吗?
        远远的拍了几张记录版照片,正意犹未尽间,我的一个微信小群突然变得热闹起来。群里只有四个人,Lucky-B(小活宝)、青杉桐梓、我叫几维鸟,还有我。Lucky-B突然提议说有点想去贵州的宽阔水看看三金(翠金鹃、金色鸦雀、金胸雀鹛)。
        Lucky-B问:“你们有谁有兴趣吗?4-5天。”
        老大(青杉桐梓)和几维鸟立即响应,到时我有点犹豫。在我六十多次的贵州旅行经验来看,贵州的夏天,鸟况真的很惨淡。观鸟之前的经历就不说了,自从开始观鸟后也是多次去过贵州,尤其是13年,一整个夏天,几乎每周都要去一趟贵州。从凯里、雷山到贵阳、清镇、安顺、镇宁黄果树,这是最熟的旅游线路,自然环境也相当好,开头我还带着相机望远镜去,后来再也不带了,死沉死沉的外加爬山涉水的真心累,象在黔东南千户苗寨一带,除了家燕、金腰燕、白腰文鸟、山麻雀和一些常见鹭类外没见多过啥亮眼的新品,在黔西线行走时除了安顺的白顶溪鸲、红尾水鸲,还有镇宁的各种燕尾外,也没有加过一个新。问贵州的朋友,都是说冬季去草海看看吧,那儿鸟多,但必须是冬天去。
        后来,那年的冬天(13年12月下旬)我和几维鸟一起去了一趟位于黔西威宁的草海,终于看见了心慕已久的黑颈鹤。(另见冬季到草海去观鸟贵州观鸟旅行
        想起去年“十·一”前后去广西观鸟的惨淡鸟况,我泼了好大一盆凉水也没能阻止Lucky-B,后来才知道这家伙早就查过了宽阔水的中心记录,宽阔水的观鸟季节就是现在这个季节啊。后来的事实证明Lucky-B的功课做得非常细致,大家的收获也远超我最初的想象。
        黔北除了遵义娄山关外,我没有去过其他地方,对宽阔水自然保护区没有什么印象。是上次密集贵州旅行之后第二年即2014年那边鸟会之后我才在橘树的新浪博客中知道这么个地方的。
        宽阔水位于遵义的绥阳县五十公里出头点的地方,目前是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那里是喀斯特非地带性森林生态系统和地带性森林,森林覆盖率达到百分之八十左右,生物资源极其丰富。
         “去的表态,我去!”青杉桐梓提议表决
        “我去!”Lucky-B
        “我去!”几维鸟
        “我去!”其实我真想去,泼那么多凉水,只是担心鸟况而已。
        事情就这么定了,22日出发26日返回,一周后出发去贵州遵义,开始我们的宽阔水自然旅程。
        这是一次说走就走的观鸟旅行,当天说起,当天讨论,当晚就由青杉桐梓网上下单,机票和当地租车一起搞定,甚至没人问一声住宿怎么解决,当地用餐怎么解决,以及当地是否有人接待。车到山前自有路,路到山上靠腿走嘛。更何况还有一周的时间可以做各种准备工作。收集目标鸟种,学听当地鸟鸣,看别人的鸟图各种游记报告等等。
         当天晚上,青杉桐梓订完机票,一查遵义当地天气,然后截图发给大家看,都懵了,宽阔水每天都是大雨暴雨?这还没出门哪,就变天了?不带这么玩人的嘛!大家心里都起了阴霾。老大,你这是逗我们玩么?
        山里的暴雨之后时常会有山洪,在安徽、江西、浙江、贵州和四川,我曾经亲历多次的山洪暴发,非常恐怖的。
        但是气象预报嘛,大家都懂的,何况还是山里的天气预报,那基本就是天气乱报了,这么一想,我就放宽了心,看着群里一片哀叹偷乐,还有一周呢,赶紧的,洗洗睡吧……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1 条评分 贡献值 +5
古人 贡献值 +5 2018-09-18 优秀文章,支持!n神马都是浮云
别打搅了鸟儿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2018-09-18
感谢三位大神带我飞,我就是几维鸟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2  发表于: 2018-09-18


  
  
身未动,心已远
  
       一次说走就走的观鸟旅行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大家各顾各的做着准备工作,满心期待这趟旅行。空余时间我在网上尽可能的搜刮着任何关于宽阔水观鸟的信息,无奈有关宽阔水观鸟的文章实在是太少了,周围去过的鸟友也寥寥无几,顿时有些手足无措了。
       就在出发的前一天,问询了好几位鸟友后得知工农兵以前去那里看过鸟,有问题的话可以咨询他,于是赶紧微信联系,工农兵很快就有回复了:“给我打电话呗,和你详细说说。”太好了这下心里的石头总算落了地。期间工农兵还翻出了他当时去观鸟时留下的宾馆老板的联系方式,让我先试着联系看看,毕竟他也很久没去过了。
       挂了电话后趁着时间还早,赶紧拨通宾馆老板的电话,“嘟~~嘟~~嘟~~喂....”电话通了,和老板确定了相关行程后赶忙和伙伴们汇报:“宽阔水的吃饭和住宿已经搞定!”
       感谢工农兵~~
  
  

只看该作者 3  发表于: 2018-09-18
二,又见遵义
   今年的6月22日上午九时许,冒着小雨出门,宽阔水自然之旅四人小组虹桥机场集合了。春秋的航班,直飞遵义新舟机场。新舟机场比磊庄机场(九十年代初贵阳的机场)也大不了多少,2012年才营运的,和磊庄机场一样,前身就是个军用机场,很小。但小机场的好处是航班少人少,我们甚至提前了近半个小时抵达新舟机场。


(手机图片:我的行李是最简单的)

   提行李出机场,乘坐机场巴士去春天堡的一嗨取车,虽然有点走回头路的嫌疑,但一嗨的车便宜,是明锐,应该能放下我们沉重而繁多的行李装备。我们没有去遵义老城,直奔火车站附近的春天堡一嗨租车点去。
   出机场没多远,巴士售票员就撵我们下车换乘另一辆巴士,说那才是去春天堡的车,于是没脾气,提着大包小包换乘,好在只换了一次,然后就直奔春天堡。一路上一人两座,靠在窗口看路边的鸟,黄臀鹎、黄臀鹎,还是黄臀鹎。总算看见路边树上有只白头鹎了,还有棕背伯劳了,都是菜啊。还有喜鹊,还有马路天使八哥。终于出现一只猛禽,远远的飞过,该死的全封闭车窗,还没看清是啥猛呢就过了。
   巴士到终点就是春天堡,这就是火车站附近,之所以跑这里是因为一嗨这里有我们要的明锐车,老大青杉桐梓去办手续,我和Lucky-B在小巷子里等车的时候,抬头看狭窄的天空。遵义市的巷子都很窄,两边的楼去挺高,差不多都有八层,以前来遵义就听当地朋友说过,当地规定9楼必须有电梯的,所以大家就都造八层的楼,所以遵义的天空就显得很窄。Lucky-B眼尖,先发现了家燕及紧跟着家燕划过头顶很高的三只小白腰雨燕。


满满当当的行李(几维鸟手机拍摄)

   取到车,将行李满满登登的装满后备箱,上车出发,出市区前先找了个小超市,买了箱矿泉水餐巾纸等用品,又买了苹果芒果和一种黑得发紫的李子(居然好甜好脆感觉不象李子那么酸)。然后我们直奔宽阔水而去。
别打搅了鸟儿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4  发表于: 2018-09-18
四个人的行李

只看该作者 5  发表于: 2018-09-18
三、初到宽阔水(6月22日,山上第一天)
   宽阔水位于遵义市绥阳县北54公里处,到山下时已近傍晚时分,天空飘着细雨,温度倒是不高,很凉爽。
   路上Lucky-B联系上东北人家的张经理,他发给我们一个位置,于是决定去他们家住,一路上最担心的是能不能进去保护区?之前做准备的时候我提醒过可能要申报,Lucky-B就想在保护区官网上申报,结果那官网就是个坑,根本没人搭理。当地神山国旅的张经理很热心,于是请张经理帮忙联系沟通管理中心,然后就回复ok没问题了。
   果然,到山脚遇到检查站,登记后便可以上山了,上山路上开始下起小雨来。山上是块不大的盆地,中心保护区管理站位于中间,老木屋那边已经基本废弃,成为了养蜂人的宿舍。


老木屋已经成了养蜂人的营地

   到了山上小小的盆地一看,天还没全黑,那就赶紧抓时间看一会儿鸟呗,就在管理站前废弃的红色楼房前面。是一片路边的荒地,四周鸟鸣声夹在淅淅沥沥的雨声中还挺热闹的。只看了短短的一会儿功夫,天就真的黑了,这里天黑得比上海晚一个小时样子。
   后来吃晚饭的时候大家对了一下这短暂观鸟所得,计有大嘴乌鸦、灰林鵖、绿翅短脚鹎、红嘴蓝鹊、池鹭、某柳莺、树麻雀、山麻雀、白鹡鸰、灰鹡鸰、铜蓝鹟、远东山雀、红嘴相思鸟、黄臀鹎、池鹭。还听见了噪鹃、红角鸮、领角鸮、灰眶雀鹛、强脚树莺、小鳞胸鹪鹛、红头长尾山雀、四声杜鹃的叫声。于是心情立即大好,旅途的疲惫顿时一扫而空。


管理中心就紧挨着宾馆

   管理站的新楼外墙都贴上了木板,外观感觉完全木质化了,据说是将紧挨着的宾馆和饭店都包给了外地人经营。宾馆没有名字,你要问他就说是宽阔水宾馆(听上去蛮大气的),餐厅倒是挂着牌,叫做“东北人家”。是一对东北夫妻在经营,男的就是和我们联系的神山国旅的张经理,女的是餐厅经理兼大厨。饭菜做得相当不错(都是地道的东北菜),第一晚我点的折耳根就说没有,一问才知道原因,看来这次贵州行别想吃到贵州菜了。山上没有第二家餐厅,只能看贵州鸟吃地道东北菜了。
   分完房间还没放下行李,突然断电了,张经理说没法做菜了,问晚上吃火锅不?其他菜没电没法做了,于是要了两斤牛肉,做个牛肉火锅对付一下,当做第一天的晚餐,热心的老板还给点起两根蜡烛,宽阔的餐厅只有我们四人,一个简简单单的火锅,对完刚看的鸟种,兴奋开吃火锅,没一会儿,来电了,此后断电的阴影再也没有丝毫的影响过我们的情绪。


第一个晚餐烛光牛肉火锅(时间手机拍摄)



   窗外还在下着雨,我们已经开始盘算着晚上去夜拍了,Lucky-B是我们中年纪最轻的,也是夜拍经验最丰富的。大家都愿意跟着他去找夜行性动物,去年秋天在弄岗自然保护区夜拍凭祥睑虎的经历至今让大家津津乐道。都盼着这次也能有好收获。这回,他的目标是红白鼯鼠。
   张经理听我们聊天的时候说到鼯鼠,插话说这东西常见,他和员工夜晚去水库钓鱼,路上都能遇见的,还翻手机给我们看他用手机拍的鼯鼠在地上傻站着的图片,把我们馋的不轻。
别打搅了鸟儿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6  发表于: 2018-09-18
保护区公告牌,从这里开始就是保护区范围了。

只看该作者 7  发表于: 2018-09-18
四、夜拍宽阔水
   餐后回房间整理装备,我带上手电和雨衣,一个微距镜头,没有带大炮,这个决定让我后悔至今。Lucky-B和我一个房间,他的装备是最多的,长枪短炮加各种照明装备。好在有车,啥都放车里,用起来也算方便。于是开车出门,路过那片刚刚看过鸟的荒地,听见一片蛙声,那就先看蛙拍蛙吧。车慢慢开过去,雨中路面上湿漉漉的,蛙们直接站马路上朝我们吼,一点没有避让的意思,下车去看看,是中华大蟾蜍。好吧,这个比较菜了,拍一张留念一下,过。还有华西雨蛙,西南地区有分布,低海拔地方看不见的,这个可以拍一拍。于是一顿忙活。






夜拍华西雨蛙

   雨中的荒地里到处是小水坑,华西雨蛙满地都是,还有不少爬到稀疏的灌木树叶上使劲吼着,一点不在乎我们的灯光和镜头。青杉桐梓拍得都不想离开了,直到Lucky-B催促“你们都不想拍红白鼯鼠了吗?”才收拾东西离开。
   红白鼯鼠是一种啮齿动物,长得有点像松鼠,体型比松鼠大多了,感觉和猫大小相当,因此当地人叫它飞猫。
   沿着盘山公路往水库方向慢慢开去,一路上雨下个不停,视界变得很狭小,只有车灯罩住的范围。去到了水库大堤,雨却停了,我们找了一圈,也没有看见鼯鼠,看看时间已经半夜,便开始往回开。
   “蛇!”开车的Lucky-B和副驾驶位视野开阔,他们几乎同时发现了路面上的状况,赶紧停车去看。
   “是竹叶青蛇!” Lucky-B打起手电照去。
   一条翠绿的竹叶青被大家用灯光打住,没有找到鼯鼠的失落顿时一扫而空。赶紧从车上拿下装备,冒雨开拍。除了Lucky-B,我们都是第一次拍竹叶青,知道是毒蛇,心中喘喘,有点怕有点兴奋。


暴雨中的竹叶青蛇


   大炮拍完上微距,微距拍完拿手机,照片拍完拍视频。掏手机的时候Lucky-B突然发现手机不见了。大家才转移了注意力,用我的手机打他的电话,通了,没人接,也没有听见铃声。山上本来就人少,这大晚上一路过来也没人没车的,一定是掉在哪个拍摄点疏忽了吧。于是我陪Lucky-B去找手机,青杉桐梓和几维鸟继续山路上寻找两爬。
   掉头回到水库大堤附近,雨渐渐大了起来,再打电话,Lucky-B的手机继续通了,车窗外却听不见铃声。看来不是丢在这里。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丢在拍雨蛙的地方了。我记得Lucky-B拍雨蛙时候趴在小水洼边很久,那就在掉头,赶紧回。
   再回到拍竹叶青的地方,蛇已经跑了。接上落汤鸡似狼狈万分的青杉桐梓和几维鸟,继续往回开,就在离住的宾馆不远的洼地旁停车,我再打电话,Lucky-B下车去,这回果然找到了手机,仰面朝天躺在雨地里前后两个半小时呢,居然没进水?啥事没有?宝哥你买的是啥牌的手机?众人齐赞真神机啊!
   回到房间,已经凌晨1点多了,给各种电池充上电,赶紧洗完澡又删除废片后躺下。闭上眼之前已经两点多了,还能睡3小时。
   虽然兴奋,还是倒头便呼呼着了……
别打搅了鸟儿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8  发表于: 2018-09-18
留图2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9  发表于: 2018-09-18
刷怪!刷机!手机不掉不舒服斯基!
  

       第一天的晚上很是兴奋,期待着各种各样的新发现,整个人完全沉浸在宽阔水夜晚的自然交响乐中。每次外出只要有机会我一定会夜游一番,因为在夜晚能看到许多白天不容易见的物种,或许是蛙,是蛇,是兽亦或是....
       夜晚人的视力有限,所以用耳朵“听”就显得非常关键了,把自己融入到环境中仔细聆听每一种不一样的声音。这不,就在一大片水洼地中我们发现的正在鸣唱求偶的华西雨蛙,乖巧可爱的雨蛙们就足够让我们拍上好一会儿,为了获得一些低角度的照片,我整个人几乎完全趴在地上,却没想到这个动作让我后来整整的提心吊胆了1个多小时。。。。
       拍完雨蛙后开车继续刷怪,车速很慢,在水库附近逗留了一段时间,搜寻无果后继续开车刷怪。这时天空下起了小雨,在转过了几个弯角后,车灯指向前方不远处的地面上有一跟弯弯曲曲的绿色条状物,“蛇!!!”
       赶紧一脚急刹,生怕压到了它,下车缓慢靠近,“是福建竹叶青,你们赶紧拿相机来拍,我给你们打光轮流拍”。好在这条蛇比较慵懒,在感觉到我们靠近后往前稍稍蠕动了一段距离就停下来了,看着伙伴们认真的拍着蛇,我也摒不住了,招呼他们帮忙打灯光,好让我也拍几张过过瘾。在草草的拍了几张后感觉也差不多了,看着边上伙伴们尊重艺术的态度,不顾湿漉漉的地面整齐的趴成一排,这样的工作照拍下来一定非常有趣!
       咦。。左边口袋空的,右边口袋也是空的,马夹的口袋里鼓鼓的,摸了半天只找到几节备用电池而已,或许在车上吧....座椅上看看,地板上瞧瞧,储物格翻翻,完蛋!都没有!!!
       “我靠!我手机好像掉了,你们帮忙打个电话看看吧”
       ......
       ......
       好在最终还是找到了手机,就在一开始拍雨蛙的那个水洼地上,任凭风吹雨打,依旧坚强!


    
            ------------------------------------------------------------------------------------------------------------------------
  


华西雨蛙(想要找手机,认准这只蛙)
  
  

    
  
  
福建竹叶青
  

  

只看该作者 10  发表于: 2018-09-18
五、神奇的宾馆四周(6月23日山上第二天)
   第二天清晨是在沙沙的雨声中醒来,五点半,天刚有点蒙蒙亮,屋前一片荒地里传来阵阵各种响亮的鸟鸣声。


我站在门口拍的

    门前一条水泥道,道路左前方有两个不大的水塘,一只雉鸡雌鸟趾高气昂地从路上走过,去池塘边觅食,两只饰羽的鸳鸯带崽在路上散步,一只喜鹊从餐厅方向的山上飞过我的头顶落到眼前那片长满杂草的荒地里。黄臀鹎叼着虫子跃上电线,门前杉树上人工鸟巢中山麻雀进进出出忙忙碌碌;远处传来中杜鹃小杜鹃鹰鹃和大拟啄木鸟的叫声。静静地细听,近处还有棕褐短翅莺的低哑的咔咔声,一片生机勃勃的鸟类乐园景象。端着望远镜坐在门前,只一会儿功夫,就轻易看见听见了超过二十种鸟。


钝翅苇莺


黄臀鹎


山麻雀


棕褐短翅莺



   宽阔水遇见的另一群鸟人就在这个上午,来到了同一片荒地上,是来自福建的一个家庭组合,其中一男一女俩孩子居然还是观鸟高手,远远的就找出正在营巢的棕头鸦雀。几维鸟看见那女孩就说象他女儿,立即眉开眼笑夸起来。其实是恨不得自家女儿也立马变高手呢。
   长长的一排客房头上有一道木质的楼梯,登梯而上就是餐厅,餐厅的门前是一片宽阔的木质观景台,六点钟,我们上去吃早饭,走在楼梯上,远东山雀、山麻雀、绿背山雀站在楼梯扶手上迎接我们,五六只矛纹草鹛也在餐厅门口的木地板上围观我们。前年秋天去川西的时候怎么也找不到的矛纹草鹛,就这么立马菜得一塌糊涂了?仔细看看,两只成鸟,其余都是这个季节刚刚出巢的雏鸟,一点都不怕人,满地蹦蹦跳跳欢实极了。矛纹草鹛父母则站在一根老树桩头相互整理羽毛秀恩爱,它们旁若无人专心致志的模样格外感人。


矛纹草鹛亲昵地相互梳理羽毛

   有一只远东山雀在观景台前的树枝上鸣唱,还有一只柳莺在一边陪练,Lucky-B拍下了照片和视频,事后证明这个动作无比英明,回到上海后Lucky-B通过音频对比确认为云南白斑尾柳莺,吃个早饭也能加个新,真是神奇的地方啊。
   早餐很简单,每人一碗面条加一个煎鸡蛋,山里的鸡蛋真的好香。
   早餐的时候大家商量着,今天就在宾馆四周看鸟了,不动车了。就当做熟悉一下周边环境了。
   宾馆和中心管理站紧挨在一起,面朝东南,门口一条不宽的水泥路横贯南北方向,北边到一个丁字路口,左拐是去猪包台和太阳山的路。往南过一栋废弃的小屋山路渐渐上行,那里通往茅垭镇,那条道因为时间不够的缘故,我们最多只走出去不过500米后就没有再走。整个一白天我们就在门口几百米范围内自由活动观鸟,惊喜不断。


方尾鶲


黄喉鹀


灰林鵖


绿背山雀


蓝翅希鹛

   先是在沙土路和水泥路交叉口,看见矛纹草鹛夫妇带着孩子们觅食,树桩头上的俩夫妻恩恩爱爱的相互帮助对方梳理羽毛;看见了黄喉鹀、领雀嘴鹎、树麻雀、黄臀鹎等菜鸟,然后是金翅雀、灰林鵖等;紧接着就是棕褐短翅莺在草稞子里鸣唱,挺近的,也不怎么畏人;再接着就在几颗高大的针叶树上发现了翠金鹃。
   叫得最自然最旁若无人的是强脚树莺,就在身边的树上,可就是找不到它的身影,最后只只有老大和我叫几维鸟拍到了。好在这货对我和Lucky-B都不算加新,果断放弃。
   群里挺热闹,每每有人发现啥都吼上一嗓子。一听有翠金鹃,大家马上聚拢来,可惜,树太过高大,翠金鹃始终呆在一根横枝上,偶尔叫两声,也不走,在明亮的天空背景下,整个鸟看起来暗淡了许多。看到还没过瘾,Lucky-B那边又在招呼大家,发现了钝翅苇莺。
   于是赶紧去门前荒地的中心小道,那条小道仅够一个人走,那里鸟还真不少。强脚树莺就还在身边的树上鸣叫,却还是找不到它。山麻雀们在交配,那个羞羞的过程都被几维鸟视频记录了。我们集中到池塘边那一小片稀疏的低矮芦苇前,Lucky-B给我们让出地方,他继续去寻找柳莺,我们安静的等了一会儿,功夫不大,钝翅苇莺就从草稞子下面跳出了,站上芦苇枝头开始鸣唱了。钝翅苇莺啊!加新了,开心之余感觉这货胆子挺大,也是不怎么畏人,于是视频拍照,然后走人,继续寻找下一个,然后再下一个。
别打搅了鸟儿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11  发表于: 2018-09-18
留图3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12  发表于: 2018-09-18
让人傻傻分不清楚的柳莺
  
       每次外出观鸟遇到柳莺总是一件让人头疼的事情,这次出门前特地查了观鸟记录中心的数据以及在网上听了N+1遍几种柳莺的鸣唱,但当你真遇到在鸣唱的柳莺时可能还是傻傻分不清楚。。。
       赶紧拍照先记录在案吧,争取把各个角度的照片都整一套,等拍完照为了保险起见,赶忙掏出录音笔把它的鸣唱录下来,方便回去整理的时候作为重要参考资料!






纠结了很久的柳莺,通过鸣唱对比最终确定为云南白斑尾柳莺~
  


    
  
决定性的证据,频谱图比对!
  
宽阔水录到的云南白斑尾柳莺鸣唱   


IBC里收录的云南白斑尾柳莺鸣唱  


  
  
斑胸钩嘴鹛
  


  
  
棕褐短翅莺
  
说来惭愧,起先我根本没有注意到它,因为它的鸣唱和昆虫实在是太像了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等老大拍到后给我看时,我鸡冻的问他这是在哪里看到的,他朝我指指路边灌丛的后方,“就在那里呀,哒哒哒哒的就是它在叫呢”,我这才发现刚才差点和新种失之交臂!
  


  
  
钝翅苇莺
  


  
  

只看该作者 13  发表于: 2018-09-18
六、必须持证观鸟
   上午观鸟的时候我离得门口最近,有位穿制服的保安走过管理站门口的时候招呼我,问是不是观鸟的,我说是。他又问有没有办理过观鸟证,我一愣,观鸟证?那是神马证?
   赶紧端正态度咨询一下,好吧,问清楚了其实很简单,鸟人上山观鸟必须在管理站登记一下身份,领取一张观鸟证,算是纳入管理了,山上的保安也就不再干涉了。这和几年前去江西,到石门村寻找靛冠噪鹛一样,当地管理部门在小桥上派人值守,要登记身份证才能放行,说是一周前有人将发现的鸟窝给端了,就为了将位置放低些好拍摄,结果手抖,把鸟窝给摔了,造成亲鸟弃巢,繁殖失败,当地管理部门要追究责任却找不到人,只知道是外地来的拍鸟人。好吧,从此登记吧,这是为了端正大家的爱鸟态度嘛。
   吃午饭前我和宝哥(Lucky-B)一起去管理站登记了一下,然后领了四张观鸟证出来,咱也算是持证观鸟了。


宽阔水观鸟证(Lucky-B手机拍摄

   中午大家回到餐厅吃饭的时候都很兴奋,相互议论着一上午的收获,满满的都是幸福啊。吃午饭的时候才发现餐厅里多了一桌客人,想来是周末上山避暑的游客,但老板说起,我们才知道原来是贵州大学林学院的老师带着学生在山上实习来的,已经来了几天了,只不过因为他们也是早出晚归,所以没见到,带队的老师很年轻,戴一副眼镜,文质彬彬的,姓胡,挺健谈,也很热心,于是就聊一会儿。
   吃过午饭后老天继续下雨,大家决定先回房休息一小时,毕竟下着雨,又是中午鸟们相对不够活跃,而我们晚上还要出门去夜拍不是吗?
   午睡过后雨小了些,我们精神头又上来了。准备出发,刚好遇见休整完也要出门去考察的胡老师和他的学生们,几个学生抬头看着飘飘洒洒的雨丝不情不愿的跟着出门。胡老师提着一细竹竿则走在前面正动员学生们,他们是真正的去钻老林子的啊,甚至不能每餐都赶回来吃的那种。
   我们是出发往北面去,走不多远,也就是木屋旅馆那边(现在是养蜂人居住的地方了)。青杉桐梓和几维鸟发现丁字路口鸟鸣声阵阵,于是过去守候一会儿,只一会儿,鸟浪一拨一拨的过。先是山麻雀、领雀嘴鹎、绿背山雀等菜,接着冠纹柳莺也来了,蓝喉太阳鸟也来了,白领凤鹛也来了,方尾鶲也来了,栗头鹟莺也来了,最惊喜的是金色鸦雀和金胸雀鹛,它们和翠金鹃构成了宽阔水的“三金”,是鸟人到此必看的鸟种啊。可惜的是三金虽然都见到了,却没怎么拍好。它们都羞答答的躲在竹丛里,难得露上一脸。尤其是金胸雀鹛,几乎都成了Lucky-B念念不忘的对象了。


蓝喉太阳鸟


翠金鹃

   那个路口简直是块宝地,前前后后来了不止一波鸟浪,后来还看见了斑胸钩嘴鹛、灰冠鹟莺、铜蓝鹟、绿翅短脚鹎、火尾希鹛、红头穗鹛、红嘴相思鸟、黑枕黄鹂、红头长尾山雀和蓝翅希鹛等鸟。
   沿着丁字路继续往上去不远,就是太阳山脚,据说那个地方红腹锦鸡常在山脚出没。我们在那个路口停车,就沿着马路走走看看,不长的一段山道,两边都是高大的乔木,鸟鸣声声,目不暇接。这里,大家收获了灰冠鹟莺、红嘴相思鸟、白领凤鹛、绿背山雀、白斑尾柳莺、金色鸦雀、蓝翅希鹛、方尾鶲、灰树鹊、黑头奇鹛、灰眶雀鹛等。


白领凤鹛做了个高难度的奇怪动作


方尾鶲


冠纹柳莺

   吃晚饭的时候再次核对一下团队记录,这一天里目睹鸟种48种,听见鸣唱辨认出9种(这个主要是Lucky-B的功劳),乖乖,一天功夫走不多远的距离内,接近六十种鸟啊,真是幸福满满的一天。
别打搅了鸟儿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14  发表于: 2018-09-18
留图4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15  发表于: 2018-09-18
留图...

只看该作者 16  发表于: 2018-09-18
七、峨眉林蛙与灰林鸮
   到了吃晚饭的时间果然没有在餐厅见到胡老师和他的学生们,估计还在哪片林子里摸索着没能及时赶回来呢。
   雨天黑得早,我们抓紧时间吃过简单的晚餐,然后回房间收拾一下夜拍的装备,就开车去往太阳山脚下的山道,今晚的目标是寻找灰林鸮。
   宝哥把车开得很慢,雨后的山道湿滑是一个原因,更主要的是山道上有不少蟾蜍和雨蛙,得避着点,再说慢点开还不容易错过一些值得一拍的物种,开不多久,Lucky-B就停车下来,“好象是林蛙呢,也许趾沟蛙?”发现了林蛙(或者趾沟蛙),具体品种Lucky-B也一下子说不准,先拍了再说。(后来回去后查书查资料,感觉应该是威宁林蛙或峨眉林蛙中的一种,还是青杉桐梓去请教了蛙哥,说峨眉林蛙的可能性更大些)。


峨眉林蛙

   拍完林蛙之后大家继续在太阳山脚的山道上来回寻找,今晚最大的目标是灰林鸮,仿佛当时就有了很强烈的预感,后来Lucky-B告诉我说:“发现灰林鸮还得感谢那只峨眉林蛙,最早是为了拍那只蛙才停的车,无奈蛙逃走了,所以我就举着望远镜四处寻找,等走到那个树下抬头用望远镜扫视时无意中看到了那一双大眼睛盯着我,才发现这只猫的。”
   Lucky-B坚持附近一定有灰林鸮的存在,这几乎成了他的执念。直到他真的低声惊呼:“麻蛋!真的是它——灰林鸮!”
   我和几维鸟急抬头去看,山道右侧一颗树上,高度约五米的一根横枝上,一只小小的猫头鹰正扭头扑闪着萌萌的大眼睛望着大家。没错,灰林鸮!“看着它,我去拿炮去。”Lucky-B赶紧扭头奔停车处,几维鸟赶紧举起他的大白,迅速抓拍了两张,青衫桐梓要打灯光还急着架脚架,我一手拿着手电一手举着带微距头的相机,却怎么也对不上焦。心急慌忙的按下快门事后证明也没啥卵用。紧接着就听见青杉桐梓惊呼:“啊呀,飞了,它飞了……”
   Lucky-B才往后跑出去没几步,气得差点跳脚。“你们啊,太不知道珍惜了啊,这灰林鸮有多难找知道吗?哎……”。一句话说得大家羞愧难当,太……捂脸吧!
   Lucky-B细数某位大牛十几年观鸟,直到去年才搞定灰林鸮,眼前居然错过,简直痛心疾首啊!青杉桐梓赶紧补救,说看见它飞去前面的树上了,赶紧再找。于是大家努力屏气敛息,往前搜索过去。
   灰林鸮很给面子的又从树梢上继续起飞,又露了一脸,然后飞入灯光之外的黑夜中不见了。这回是真的怎么也找不到了。
   已经过了半夜了,是24日的凌晨时分了。经过灰林鸮带来的惊喜和失落,心情犹如过山车一般的跌宕起伏。感觉有点累,有点对不起宝哥(Lucky-B),那就回吧。
   回到宾馆门口,大家回屋准备休息,Lucky-B想想还是不甘心,还是想去找灰林鸮。问我去不去,我想想,还是怕添乱,就没去。于是他一个人开车回那条山道继续找去了。
   我洗完澡开始删片,发现我拍的灰林鸮根本就是废片,忍痛删掉。
   宝哥再回来的时候已经两点都过了,我发现他两眼光芒四射满脸兴奋的样子,果然他开心极了。少了过多干扰他果然成功找到了那只灰林鸮,拍到了照片甚至录下了好一段视频。放给我看,馋的我这一晚都没有好睡。直到他答应明晚再带我们去找……
别打搅了鸟儿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17  发表于: 2018-09-18
只因为在珙桐下多看了你一眼,再也没能忘掉你的容颜
  
       天空飘着小雨,山路上偶遇了独自压马路的峨眉林蛙,让我们一通好拍,也许这只蛙是今晚的第一个收获,大家都有些鸡冻,蛙蛙趁机开溜了。。。既然蛙跑了,那咱们就四处找找吧,兴许有别的什么呢。
       雨稍稍下大了些,心里有些不爽,再大可就要提前收摊了呀,一只蛙就想把我们打发了那怎么行!打着手电沿着路边继续搜寻,无意中走到一棵珙桐树下,举起望远镜顺着灯光沿着树干往上左右扫视着。
       咦,刚刚好像晃过一双大眼睛?放下望远镜呆了2秒钟,“不会吧,这么巧?”再次举起望远镜,没找到,再往上看看?“雾草....真的是猫!” 这是暗色虹膜在灯光的反射下所呈现出那种独有的紫红色,粗壮的脚趾紧握着树干,褐色的身体要比领角鸮大上足足2倍,灰林鸮!今晚发了呀!确认过眼神后放下望远镜,深吸了一口气故作镇静,往边上悄悄的挪了几步后对后面伙伴们低声喊道:“雾草,灰林鸮!有灰林鸮!赶紧抄家伙过来!别愣着了!”
       “哪呢,哪呢?” “就在那,看我灯光的地方,你们赶紧拍几张,我去拿镜头,别说话动作小点,必须要绑劳啊!”话说了一半我就飞奔回去,赶紧取出镜头。该死!快装板还没装,这时整个人完全抑制不住内心的鸡冻,装快装板的过程中手还颤抖着,等一切就绪扛着脚架和相机走到伙伴们边上时,“它飞走了”老大说道。
       ······
       尽管在后来大家的仔细搜寻下,它又重新出现了,可那仅仅只是一道黑影闪过,之后,便再无踪迹。
       00:30,回到了宾馆门口,“你们先休息吧,我还想去找找看”我心有不甘的说道。于是独自一人开着车在山路里巡视,每到有珙桐树的地方都会停下来看看,就这么一个小时过去了,什么也没发现,再去之前的地方看看吧,或许它又回来了呢?
       掉头回去,开着远光灯以10码不到的车速行驶着,就在离最初发现它不到50米的地方,从右侧的树上突然闪过一道黑影,真的是它,它又回来了!赶紧刹车并往后倒退了些距离,下车步行寻找,终于在前方不远处树干又出现了那双紫红色的大眼睛,拿上相机低着头慢慢靠近,期间不敢与它对视生怕又惊走了它,等慢慢接近到合适的位置摆好脚架调整好参数按下快门,一气呵成!终于搞定你了!
  
       ps:虽然之后几日和伙伴们多次寻找,但是它却始终没能出现。其中有一天晚上在发现它的那块区域附近看到了3~4只老鼠活动,或许这就是它钟爱这片区域的缘由吧~




峨眉林蛙
  


  
  
灰林鸮
  



  
  

只看该作者 18  发表于: 2018-09-18
八、高山短翅莺与四川短翅莺(6月24日山上第三天)
   第三天早上依然先在门口的荒地和小池塘四周观鸟,大家散得比较远,我正在给一只鸣唱的棕褐短翅莺拍摄视频的时候,群里宝哥(Lucky-B)发来一张图片,还有一句简短的文字:四川短翅莺
   我赶紧回:我来了!
   小小的池塘边,杂草从中,一只短翅莺在鸣唱,它躲在隐蔽处,偶尔露一个脸,从一边窜到另一边。它的喙真的是全黑的呢。




四川短翅莺

   前年的秋天我们去川西观鸟的时候,提前做的功课里是有高山短翅莺的,但秋天或许不是川西最好的鸟季,最终我们还是没有找到高山短翅莺,更是与美好想象中的四川短翅莺无缘。那一年五一《鸟类学研究》刚好发布我国鸟类的一个新种——四川短翅莺(Locustella chengi),就是从高山短翅莺中分出来的。这也是首个以我国已故鸟类学家郑作新的姓氏命名的中国特有鸟种。
   其实,四川短翅莺形体比麻雀还小,它们活跃在海拔1900米以下,而高山短翅莺多见于海拔1850米以上。虽然四川短翅莺长得与其近缘种高山短翅莺极为相像,但它们在繁殖季的鸣声却截然不同,差距很是明显,四川短翅莺鸣唱的频率在4000赫兹以下,高山短翅莺的频率达6000赫兹上下。这期间的差别就是还是不难分辨的。
   见到这只短翅莺并拍摄到它,Lucky-B最初是根据所在位置的海拔高度来判断它是四川短翅莺的,并且及时录音了它的鸣唱,回来后通过这段音频确认其为四川短翅莺的。
   拍摄到四川短翅莺是一个巨大的喜悦,因为之前在预习功课的时候在记录中心没有查到过宽阔水有四川短翅莺的记录,中午遇到贵州林大的胡老师时,我问起宽阔水是否有四川短翅莺的记录,他也记不清,说要查看数据后才能告诉我。
   宝哥给我泼冷水,说记录中心虽然没有四川短翅莺的记录,但有高山短翅莺的记录,要知道(2015年)之前,它们都叫高山短翅莺的啊。好吧,你说得太有道理了,我多少有点无言以对。
   后来我们回到上海大约一周后,贵州林业大学的胡老师联系我,明确告诉我,查阅数据库资料后表明,以前宽阔水确实没有四川短翅莺的记录。就算如此,也不足以说明这回发现有多重要。
   这么说来,几年前宽阔水高山短翅莺的记录,很可能就是指今天的四川短翅莺,毕竟宽阔水的海拔高度只有一千三百多米,就连最高峰太阳山也没有超过一千八百米呢。

别打搅了鸟儿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19  发表于: 2018-09-18
留图5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20  发表于: 2018-09-18
继续占位~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21  发表于: 2018-09-18
华西雨蛙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22  发表于: 2018-09-18
翠金鹃

赤尾噪鹛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23  发表于: 2018-09-18
金色鸦雀


棕褐短翅莺[attachment=60137]

钝翅苇莺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24  发表于: 2018-09-18
写得真有意思,楼主加油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