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59291阅读
  • 368回复

[原创]炮台湾湿地的鸟儿们(12月2日新添至第148种 灰头麦鸡…)

楼层直达
级别: 侠客
只看该作者 350  发表于: 2018-01-18
不乏靓鸟!好收获!欣赏点赞!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351  发表于: 2018-01-19
请问是用什么设备拍的?

只看该作者 352  发表于: 2018-03-08
137、环颈鸻
        环颈鸻在上海周边的湿地中算是比较常见的小型涉禽,个头比较小,在南汇横沙和崇明的滩涂上数量很大,也极为平常一种鸟。偏偏这么多年我一直没有在炮台湾见到过它们,所以一直认为是炮台湾的滩涂太小了的缘故。今年1月(2018)鸟调那天在观景台跟着冲浪板看鸥时,偶尔一低头,近处的水线边,却发现了17只环颈鸻飞来,真是小小惊喜一下。
别打搅了鸟儿

只看该作者 353  发表于: 2018-05-22
138、黑腹滨鹬:
       今年(18年)的一月十二日,跟板爷一起在炮台湾做鸥调,那天刚刚走上观景台,刚好潮水已经涨到跟前时,来了一小群环颈鸻,其中居然还混这四只黑腹滨鹬(冬羽)。这么多年,细细一想,居然还是第一次在炮台湾见到黑腹滨鹬呢。寒风中心里不禁暖融融的。
别打搅了鸟儿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354  发表于: 2018-05-23
老师太厉害了,拍到了138种野鸟,你住在附近吗?

只看该作者 355  发表于: 2018-05-26
回 354楼(浩然无疆) 的帖子
谢谢,目前已经累计143种了
别打搅了鸟儿

只看该作者 356  发表于: 2018-09-16
139、苇鹀:
        苇鹀是上海常见的冬候鸟,在南汇、崇明和横沙每年冬季都有观察和拍摄到,但一直没在炮台湾见过,我一直觉得应该是我没有仔细寻找的缘故,今年(18年1月12日)初黄浦江鸥调时候在观景台前的芦苇上却突然发现了。如此突如其来的相遇让我有点措手不及,等放下背包的时候,它却已经飞远不见了。(此处选用横沙拍摄的苇鹀图片暂替)
别打搅了鸟儿

只看该作者 357  发表于: 01-05
140、海鸥heinei亚种:
       这是2017年黄浦江鸥调时跟随冲浪板一起在炮台湾调查时发现的,当时冲浪板就感觉奇怪,说那几只海鸥明显的比其它海鸥小一号。事后经研究查询比对再三,确认为海鸥heinei亚种。是国内第一次确切影像记录到它们的踪影。后来连续三周都有发现,最多的一次看见了20只。
别打搅了鸟儿
级别: 侠客
只看该作者 358  发表于: 01-09
赏读!谢分享!

只看该作者 359  发表于: 01-28
141、灰背鸥
       灰背鸥是一种背部灰色比乌灰银鸥更深的大型鸥,繁殖羽东北亚北部,在日本冬季常见,但很少到中国大陆,近年来的观察记录表明上海偶有越冬的个体,多为幼羽,成鸟很少见到。2018年3月初在炮台湾拍到一只灰背鸥第一年冬羽。此后一周内又多次见到这个小家伙。(隔了两天听到朋友的消息,在外滩又拍到一只成鸟见附图)
别打搅了鸟儿

只看该作者 360  发表于: 03-01
142、反嘴鹬
       炮台湾湿地最早发现过反嘴鹬的是拍鹭的老杨,五年前我们总是不约而同在双休日时候去石埂一带观鸟拍鸟,有一回他跟我描述过反嘴鹬的形象,问这事什么鸟。从那时候起我一直期待在炮台湾也能看见反嘴鹬。
       反嘴鹬在东部沿海地区比较常见,在横沙岛,反嘴鹬常聚集成大群活动,它们既是上海春秋季的旅鸟,也是冬候鸟,甚至有少量夏候鸟繁殖,但通常它们很少到市里来,只在海边的湿地滩涂可见。在炮台湾,我却一直到2018年初才遇到,这一年的3月13日,我去石埂边数鸥,回头望望滩涂的西北方向,突然望远镜里出现黑白分明的身影,正用长而翘的细喙左右划拉着寻找食物。当时距离实在太远,只拍了两张记录一下。

       反嘴鹬在南汇东滩、崇明东滩和横沙东滩其实不少见到。我甚至在横沙看见过两百多只围成圈一起觅食,这是反嘴鹬们围猎的情景,夏天路过有可能繁殖的滩涂沙地,它们会装疯卖傻引诱路过的人远离它的繁殖地。(下图摄于横沙岛)
别打搅了鸟儿
级别: 侠客
只看该作者 361  发表于: 03-02
继续仰赏。点贊!

只看该作者 362  发表于: 03-12
143、游隼:
       游隼是上海的冬候鸟之一,是隼科猛禽中体型较大的一种,每年冬季在海边湿地经常能见到,我在炮台湾湿地第一次见到它是18年3月17日,当时正和来自北京的老资格鸟人章立先生一起在江边观鸟,他第一个看见,是用单筒看见的,老远了,咪咪小的一点,要不是单筒望远镜都看不清啥鸟。所以当时也没拍下图片。今年(2019年1月13日)黄浦江鸥调时,又看见一只游隼远远的飞过,惊得斑嘴鸭和银鸥们一阵乱飞。赶紧用单筒寻找,果然找到它的身影正笃悠悠的从上空划过。
       补记:2019年3月17日在炮台湾再次看见游隼,正是傍晚时分,这回它居然落在滩涂上,象只苍鹭似的站在那里好久,于是拍到记录照(前二)意思一下。(后四张图片用的是青草沙、崇明东滩和横沙拍摄的游隼)


别打搅了鸟儿

只看该作者 363  发表于: 08-06
144、渔鸥
        2019年2月17日那天我参加黄浦江鸥类同步调查时,在炮台湾湿地东南角黄浦江边上,终于遇见了一只亚成的渔鸥,给炮台湾加新的心情真的很不错,可惜群鸥翔集,转眼便怎么也找不到了。
别打搅了鸟儿
级别: 侠客
只看该作者 364  发表于: 09-02
姿态生动,精彩瞬间。欣赏点赞!

只看该作者 365  发表于: 10-14
145、锡嘴雀:
       刚开始在炮台湾拍鸟的时候拍到过一次锡嘴雀,但是后来换了电脑后图片怎么也找不到了。再次遇见,是今年(2019)的2月17日做鸟调的时候远远的在单筒望远镜里看见了一只停栖在枝头的锡嘴雀。(借用我在南汇拍摄的锡嘴雀图片)
别打搅了鸟儿

只看该作者 366  发表于: 11-11
146、绿翅鸭:
      2019年2月17日,在做炮台湾鸟调时,意外发现了绿头鸭混在外面滩涂的斑嘴鸭群里。它的体型明显比斑嘴鸭要小很多,离得实在太远,图片拍不好,这里借用一下其他地方拍到的图片意思一下。
别打搅了鸟儿

只看该作者 367  发表于: 11-11
147、斑姬啄木鸟
        2019年3月17日再次炮台湾鸟调时,走累了的我坐在一张长椅上歇息时,突然发现了它,只给了我几秒钟的时间,这是9年里第一次在炮台湾拍到斑姬啄木鸟,上海应该也不多,偏偏到11月11日那天我再去时还能再次遇见,但这回刚放下望远镜去拿相机,这小家伙却很不给面子的飞走了。这鸟运也没谁了!(此处应捂脸一分钟
别打搅了鸟儿

只看该作者 368  发表于: 12-02
148、灰头麦鸡
        灰头麦鸡是19年3月17日在炮台湾鸟调时发现的,刚好是它们迁徙路过上海的时候,有幸遇见迁徙的过路客。当时相机镜头都还在背包里没有来得及拿出来。这里用横沙3月份的图片来替代一下。
别打搅了鸟儿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