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5527阅读
  • 22回复

南汇东滩被列入全国动物二调水鸟同步调查试点

楼层直达
级别: 论坛版主

    上海完成全国动物二调水鸟同步调查试点调查工作
     (2014.03.06  中国上海)
http://www.shanghai.gov.cn/shanghai/node2314/node2315/node4411/u21ai850891.html

  2014年3月2日,根据《全国第二次陆生野生动物调查调查专家委员会办公室关于切实做好全国第二次陆生野生动物资源调查同步调查试点的通知》,上海市选择南汇东滩和崇明东滩两个样区进行了同步水鸟的试点调查。
  南汇样区包含4条样线,分别位于大治河北、大治河南、芦潮港和滴水湖。本次调查共记录到水鸟32种,2206只,其中数量最多的为黑腹滨鹬(Calidrisalpina),达468只,另有罗纹鸭(Anasamericana)、环颈鸻(Charadriusalexandrines)和凤头潜鸭(Aythyabaeri)的数量均超过了200只。在本次调查过程中,调查组在芦潮港发现1只华东地区极为罕见的北极鸥(Larushyperboreus)。


  崇明东滩样区包括6条样线,分别位于东旺沙、捕鱼港北、捕鱼港南、白港、水鸟栖息地修复区和湿地公园。在调查中,崇明东滩6条样线共记录到水鸟16种,4216只,其中数量最多的为绿头鸭(Anasplatyrhynchos),达3544只。在调查中记录到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鸟类脸琵鹭(Plataleaminor)5只。

  
关键词: 南汇东滩
级别: 论坛版主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2014-03-11
哟,这还上新闻了
飞来双白鹤 奋翼远凌烟
双栖集紫盖 一举背青田

http://weibo.com/hexin17
级别: 论坛版主

只看该作者 2  发表于: 2014-10-23
    国家林业局赴浦东考核保护发展森林资源目标责任制落实情况
    ( 2014.07.21 中国上海)
  7月17日—7月18日,按照国家林业局统一部署,国家林业局驻上海专员办王希玲专员一行三人在市林业局蔡友铭副局长、林业处负责同志等陪同下,对浦东新区2013年度保护发展森林资源目标责任制落实情况进行了考核,浦东新区副区长、保护发展森林资源目标责任制领导小组组长卫明及各成员单位负责同志参加了本次检查。
  检查组首先听取了浦东新区关于保护发展森林资源目标责任制建立和措施落实情况的汇报,实地检查了南汇新城镇林业养护社、世纪塘沿海防护林、南汇东滩禁猎区疫源疫病监测点、环城绿带国家级有害生物监测点、野生动物救护站等现场,查阅林业管理、林地管护档案资料,并分别听取南汇新城镇和张江镇林业建设管理工作汇报。
  检查组通过听汇报、看现场、查资料等方式,深入了解浦东新区森林资源保护管理工作情况,并高度评价了浦东新区落实保护发展森林资源目标责任制落实情况。一是领导重视,机构健全。新区领导高度重视林业建设管理工作,成立了保护发展森林资源目标责任制领导小组、绿化林业有害生物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和森林防火指挥部,为确保林业建设持续推进、森林资源有效保护提供了组织保证。二是目标明确,责任到位。新区政府与各涉林乡镇分别签订了责任书,明确了各项考核指标,将林业建设、森林资源保护工作纳入政府绩效考核的重要内容。三是工作扎实,措施有力。2013年度,新区林业工作目标明确,措施扎实,管理规范,实现了森林资源持续增长,为改善全区生态环境和促进农民增收作出了重要贡献。四是强化考核,注重奖惩。为切实贯彻落实保护发展森林目标责任制,新区制定了具体考核办法,并与生态补偿经费挂钩,极大的调动了各涉林镇的积极性。检查组认为,浦东新区建立和执行森林资源目标责任制总体情况良好,材料全面真实,程序规范,综合考评分95分,评定为“优秀”等级。
  同时,检查组也指出了浦东新区林业发展中存在的一些问题,提出了工作建议。检查组建议浦东新区要加强基层队伍建设、强化考核结果的运用,要进一步加强政策调研,创新工作模式,解决突出矛盾,探索符合国际化大都市实际的林业建设管理之路,为上海市生态文明建设再做贡献。

    南汇东滩发现罕见紫背椋鸟
    ( 2014.07.24 中国上海)
  近日,观鸟爱好者在浦东南汇东滩观测到一只上海市罕见鸟种——紫背椋鸟。
  紫背椋鸟属雀形目、椋鸟科,繁殖于日本的Kuril岛;冬季迁徙至菲律宾及婆罗洲。被列入2000年8月1日国家林业局发布的《国家保护的有益的或者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名录》,该鸟类在中国东南沿海不常见,近年来,在上海地区仅观测到4次,其中3次为春季记录。此次在南汇东滩发现,表明当地生态环境比较好,适合珍稀鸟类栖息或迁徙途中暂居。

级别: 论坛版主

只看该作者 3  发表于: 2014-10-23
  2014.10.23黎明,在木栈道上观察到23只琵鹭在远处的水洼中觅食、休憩。
级别: 论坛版主

只看该作者 4  发表于: 2015-04-01
    上海沿海持续发现栗耳短脚鹎
    (2015.03.02 上海绿化市容门户网站)
  继12月下旬上海多处发现栗耳短脚鹎(Hypsipetes amaurotis)后,日前持续有观鸟者在崇明、横沙、南汇等沿海地区发现它们的踪迹,其中以南汇东滩的发现次数最多。
  以往的记录显示,栗耳短脚鹎在上海及周边地区仅为罕见的冬候鸟或旅鸟,且停留上海的时间较短。今年在此停留的个体推测属于同一种群,按照目前观测情况看应当已经顺利度过冬季。

    南汇东滩发现日本领角鸮
    (2015.03.24 上海绿化市容门户网站)
  3月23日,观鸟爱好者李枚在南汇嘴观海公园的小树林发现一只领角鸮(Otus bakkamoena),并拍摄下照片。这只领角鸮耳羽竖立,虹膜颜色鲜红,脚步带毛,即根据最新的分类系统,这是一只日本角鸮(Otus semitorques)。
  去年12月8日,有市民在浦东闹市区救助了一只领角鸮,也属于这种,推测上海有极小种群的领角鸮越冬。
  目前正值春季迁徙季节,越冬候鸟逐步北迁,在纬度较高区域越冬的候鸟北迁得较早。这次再南汇嘴发现的这只日本领角鸮,应当属于迁徙过境个体。

    2015年全球黑脸琵鹭普查结果公布
    (2015.03.26 上海绿化市容门户网站)
  据悉,上海地区在今年1月中旬参与调查2015年全球黑脸琵鹭普查的结果已经公布。今年,一共有3259只黑脸琵鹭被观测到,较之上一年的2726只多了533只,增加率是19.6%。
  本次调查中,数量最多的仍是台湾地区,共记录到2034只,较上一年增加22.6%。增幅最大的是深圳湾地区,从去年的252只增加到411只,增加率为63.1%。上海在本次同步调查中共观测到11只,其中南汇东滩8只、崇明北湖2只、崇明北八滧1只。
  目前,黑脸琵鹭的全球1%数量标准是20只,上海地区几乎每年的迁徙季节都能够达到这一标准,说明上海地区湿地对黑脸琵鹭迁徙过境时较为重要。随着气温的上升,今年春迁的黑脸琵鹭将在不久后到达上海。
级别: 论坛版主

只看该作者 5  发表于: 2015-04-01
  黑琵调查南汇东滩拍到的鹨 (2015.01.23)
http://www.shwbs.org/swb/read.php?tid=8631&fpage=3

  灌水,灌水,下个月东滩木栈道区有水咯 (2015.03.14)
http://www.shwbs.org/swb/read.php?tid=8709
级别: 论坛版主

只看该作者 6  发表于: 2015-05-20
    南汇东滩发现罕见迷鸟灰冠鹟莺
    (2015.05.06 上海绿化市容门户网站)


  5月1日,观鸟爱好者鲍勃在南汇东滩发现了一只鹟莺,其头部图案颜色对比明显,黑色的侧冠纹到嘴基,顶冠纹亮灰色,偶尔带点绿色,侧冠纹下侧灰色带较宽,少数有一条翼斑。经鉴定,应当为一只灰冠鹟莺(Seicercus tephrocephalus)。
  灰冠鹟莺在我国自然分布于西南地区,在上海属于迷鸟,这是第四次在上海记录到灰冠鹟莺,前三次分别在2007年4月26日记录于横沙岛、2010年4月29日记录于南汇东滩、2012年4月28日记录于南汇东滩。

    南汇东滩发现上海少见鸟种灰背椋鸟
    (2015.05.14 上海绿化市容门户网站)


  5月12日黄昏,观鸟爱好者徐晴川在南汇东滩大堤发现1只灰背椋鸟(Sturnus sinensis)并拍摄下照片。根据照片看,这只灰背椋鸟为雌性,从其出现时间和地点来看,其正处于过境状态。
  灰背椋鸟自然分布于中国南方大部分地区,在上海属于迷鸟,近年来少有记录。此前灰背椋鸟记录均是秋季出现在南汇东滩,分别是2008年9月21日、2010年9月17日以及2013年10月,这是上海发现的第四笔灰背椋鸟记录。

    市海洋环境监测预报中心与东海环境监测中心联合开展海洋生态环境调查
    (2015.05.18 中国上海)
  5月7日上午,市海洋环境监测预报中心与国家海洋局东海环境监测中心联合开展的第十二次海洋生态环境联合调查顺利启航。此次联合调查预计作业时间为30天,将完成近岸海洋生态环境监测、海洋倾倒区监测、海洋自然保护区(海岛)环境监测、长江口赤潮监控区监测等多项任务,对进一步摸清本市海洋生态环境现状、为各级海洋环保部门科学决策、保障海洋经济的健康发展具有积极意义。
级别: 论坛版主

只看该作者 7  发表于: 2015-05-21
罕见候鸟厚嘴苇莺现身南汇东滩
    罕见候鸟厚嘴苇莺现身上海
    (2015.05.21 上海绿化市容门户网站)
[attachment=54574]

  5月17日,观鸟爱好者孙庆阳在南汇东滩沿海小树林观测到一只苇莺,这只苇莺上体褐色,眉纹不明显,下体淡白,翅较短,尾较长凸出,经辨认,为上海地区多年未见的厚嘴苇莺(Acrocephalus aedon)。
  厚嘴苇莺同其他苇莺不同,主要栖息于林地生境和次生灌丛,极少栖息于芦苇生境,且性隐匿,非常难于观察。根据最新的分类学研究表明,其与篱莺类亲缘关系较近。
  查阅2003年以来的鸟类观察记录,厚嘴苇莺在上海地区的记录为零。目前可查阅到的资料表明,厚嘴苇莺的记录仅在《上海鸟类资源及其生境》一书中有所记载。

只看该作者 8  发表于: 2015-05-26
挺常见的鸟。
此路是俺开
此树是俺栽
要想从此过
留下如厕钱
级别: 论坛版主

只看该作者 9  发表于: 2015-08-04
南汇边滩惊现逃逸白鹈鹕
    南汇边滩惊现逃逸白鹈鹕
    (2015.08.02 上海绿化市容门户网站)


  7月25日,观鸟爱好者何鑫在南汇边滩进行鸟类监测时在滩涂上发现一只鹈鹕,观测片刻后飞离。这只鹈鹕体型较大,整体呈浅色,喙部肉色,飞羽颜色较深,翼下覆羽色差明显,右侧初级飞羽和次级飞羽正在更换。
  事后经多方确认,这是一只白鹈鹕(Pelecanus onocrotalus),属于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白鹈鹕在野外分布于非洲、欧亚大陆的中南部和南亚,在我国新疆西北部天山地区的湖泊、黄河上游及青海湖有越冬记录。虽然河南及福建有迷鸟记录,但在自然分布区以外的地区极为罕见,因此认为这只鹈鹕很可能是逃逸自动物园。
级别: 论坛版主

只看该作者 10  发表于: 2015-10-09
观鸟爱好者国庆期间在南汇东滩湿地记录到多种珍稀野鸟
    大雁南飞途经上海
    (2015.10.08 上海绿化市容门户网站)


  10月1日,观鸟爱好者李倩在南汇东滩水鸟招引区发现16只空中飞过的白额雁(Anser albifrons),其中大部分个体腹部具有明显的黑色横斑,即雁群主要由成鸟组成。
  白额雁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在长江中下游的湖泊湿地越冬,在上海地区为少见的冬候鸟,数量也较少。迁徙种群通常在10月中下旬飞经上海,但迁徙种群少有停留越冬。
  雁鸭类在上海主要为冬候鸟,通常在10月下旬纷纷迁来,天鹅、豆雁、鸿雁等大型雁形目水鸟抵达时间较晚,一般在11月中旬抵达上海。

    南汇东滩发现罕见旅鸟紫背椋鸟
    (2015.10.08 上海绿化市容门户网站)


  10月2日,观鸟爱好者朱英在南汇嘴观海公园停车场发现一只罕见的紫背椋鸟(Sturnus philippensis),并拍摄下照片。这只紫背椋鸟耳羽及颈侧栗色,背闪辉深紫罗兰色,两翼及尾黑色,具白色肩纹,为一只雄鸟。
  紫背椋鸟繁殖于日本,越冬于菲律宾和婆罗洲,由于其迁徙时主要途经海岛,鲜少在华东沿海地区被发现,在上海地区属于罕见旅鸟,主要在春季发现,上一笔记录同样在南汇东滩发现,时间是2014年5月16日。
  紫背椋鸟为中日候鸟保护协定物种,数量很少,值得保护。

    上海发现鸟类新记录——大拟啄木鸟
    (2015.10.09 上海绿化市容门户网站)


  10月3日,观鸟爱好者张继昌在南汇东滩发现一只大拟啄木鸟(Megalaima virens),当时这只大拟啄木鸟藏匿于夹竹桃灌丛中,间或飞出。大拟啄木鸟此前从未在上海地区被记录过,这次为第一笔记录。
  大拟啄木鸟鸟背、肩暗绿褐色,其余上体草绿色。头、颈蓝黑色,喙形较大,淡黄色,上喙端部黑色。尾羽绿色,羽干黑色,与啄木鸟不同,拟啄木鸟的羽干不甚坚硬,无法像啄木鸟一般作为支撑用于攀援。
  大拟啄木鸟在国内分布于浙江以南地区,通常栖息于海拔米以下的低、中山常绿阔叶林内,也见于针阔叶混交林,在部分森林覆盖率较高、靠近山地的南方城市公园亦能见到。
  大拟啄木鸟离上海地区最近的记录在浙江杭州,此次大拟啄木鸟在上海地区发现,说明可能其在自然分布区外有游荡行为。

    南汇东滩发现罕见旅鸟琉璃蓝鹟
    (2015.10.09 上海绿化市容门户网站)


  10月6日,观鸟爱好者冯斌在南汇东滩发现一只罕见的琉璃蓝鹟(Cyanoptila cumatilis),并拍摄下照片。这只鹟似白腹姬鹟,但其耳羽、喉部、上胸都为蓝色,体背泛琉璃蓝色,为一只雄鸟。
  琉璃蓝鹟原本为白腹姬鹟的一个亚种,后经香港观鸟会 Paul Leader 和 Geoff Gary 于2012年在《Forktail》杂志上发表了《Zappey’s Flycatcher Cyanoptila cumatilis, aforgotten Chinese breeding endemic》一文,对白腹姬鹟的三个亚种的形态和声音进行了分析(未分析遗传差异),并提出将他们分成两个种:
  Zappey’s Flycatcher (Cyanoptila cumatilis,中文名琉璃蓝鹟),单型种,模式标本由 Thayer 和Bangs于1909年采集于湖北房县的马夫岭。
  Blue-and-whiteFlycatcher(Cyanoptila cyanomelana,中文名白腹蓝鹟),包含 intermedia 和 cyanomelana 两个亚种,其中中国有分布的是 intermedia 亚种。
  琉璃蓝鹟目前已知的繁殖区域仅为北到北京,西到陕西,南到湖北西北部的华中山地,迁徙期在上海地区有罕见记录。

【相关】


  ——图片来源于《上海市生态保护红线划示规划方案(公众征询意见稿)》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2986b600102vy15.html
级别: 论坛版主

只看该作者 11  发表于: 2015-10-19
黑脸琵鹭S71途经南汇东滩
    黑脸琵鹭S71途经南汇东滩
    (2015.10.19 上海绿化市容门户网站)


  10月18日,观鸟爱好者罗欣在南汇东滩围垦区观测到一群黑脸琵鹭(Platalea minor),共计22只。其中一只黑脸琵鹭佩戴有环志,根据其双脚足环组合可以认出为S71。
  S71,左腿胫部由上至下带有“绿-红-绿”组合色环、右腿胫部带有红底白字的编码环。2014年6月23日环志于韩国的Sangyebawi,当时为幼体。本次为S71在上海的首笔记录,也是其首次野外回收记录。
  同时,这只S71在环志时被佩戴了CMS发射器,编号为(CH1406)-KoEco。这种发射器重54g,电池容量可支撑12个月,也就是说,现在这个发射器理应停止工作,待背带老化后会自行脱落。

【相关】


    南汇2015.10.18日的天线宝宝黑脸琵鹭
http://www.shwbs.org/swb/read.php?tid=9013
级别: 论坛版主

只看该作者 12  发表于: 2015-11-06
南汇东滩发现日本角鸮
    南汇东滩发现罕见日本角鸮
    (2015.10.31 上海绿化市容门户网站)
[attachment=56195]

  10月30日,观鸟爱好者孙庆阳在南汇东滩沿海杂木林发现一只罕见的日本角鸮(Otussemitorques),并拍下照片。观测仅数分钟,而后飞走,再寻未果。
  日本角鸮繁殖于日本及朝鲜半岛,冬季在华东沿海地区有小部分越冬种群,其迁徙的物候期较晚,历史上在上海也有记录(1960年3月13日采自松江佘山)。根据近十年来日本角鸮的记录时间看,一次在2014年12月8日,另一次在2015年3月23日,分别在冬季和早春。
  日本角鸮属于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在上海地区通常不做长时间停留,仅可能存在极少数越冬种群。

    南汇水鸟招引区排水 吸引众多候鸟栖息
    (2015.11.02 上海绿化市容门户网站)


  10月下旬以来,南汇东滩水鸟招引区排水后,池塘水位逐步降低,形成浅滩生境,吸引大量鹭类、鸻鹬类和雁鸭类等水鸟前来栖息。近日,有观鸟爱好者在招引区及其周边地区观察到49只琵鹭(Platalea sp.)和24只鸳鸯(Aix galericulata),均为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水鸟招引区池塘今年春季开始蓄水养殖鱼虾,期间水位较深,不适合大部分涉禽活动,水体中沉水植物不丰富,因此仅有小部分游禽栖息其中。池塘在入秋收获鱼虾后,排水晒塘,此时较浅的水位和剩余的鱼虾分别为涉禽提供了停歇地和食物来源,因此吸引大量水鸟前来栖息。
级别: 论坛版主

只看该作者 13  发表于: 2016-01-13
    南汇滴水湖发现罕见红喉潜鸟及鹊鸭
    (2015.12.22 上海绿化市容门户网站)


  12月19日,观鸟爱好者时敏良在南汇滴水湖发现1只红喉潜鸟(Gavia stellata),并拍摄到照片。同一日,观鸟爱好者my_birds(网名)在滴水湖中发现一只鹊鸭(Bucephala clangula)雄鸟,并拍摄下照片。
  红喉潜鸟和鹊鸭在上海均属于罕见冬候鸟,记录零星,通常在深冬季节可以观测到。两者均以潜水的方式捕获食物,因此偏好栖息于沿海地区的清水库塘。
  红喉潜鸟尤其喜欢在围垦大堤的随塘河内栖息,南汇东滩和横沙东滩围垦之初,冬季在水塘内很容易找到红喉潜鸟的身影。鹊鸭相对需要大面积较为开阔的水域,在南汇滴水湖或奉贤碧海金沙的记录较多。
级别: 论坛版主

只看该作者 14  发表于: 2016-09-22
    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小青脚鹬驻留上海南汇东滩
    (2016.09.20 上海绿化市容)


  9月7日,观鸟爱好者孙庆阳在南汇东滩发现2只上海地区罕见的小青脚鹬(Tringa guttifer),这两只小青脚鹬混群于鸻鹬群中,在高潮位时停歇于大堤内的水塘中。根据羽色判断,这两只均为今年出生的幼鸟。9月10日,观鸟爱好者徐扬在南汇东滩再次发现了一只,很可能即是这其中的一只。
  小青脚鹬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在上海的记录稀少。相比于青脚鹬,前者的喙基部更粗,胫部黄绿色显得更短。小青脚鹬在迁徙时偏好于河口的自然潮滩生境,但在其迁徙途经的中国环渤海地区,由于沿海湿地的过度开发,水鸟栖息地急剧减少,严重危害到了包括小青脚鹬在内的滩涂鸟类的栖息。
  目前,小青脚鹬由于其种群数量较少,数量变化趋势始终处于下降状态,IUCN将其列为濒危级别。
级别: 论坛版主

只看该作者 15  发表于: 2016-11-03
南汇东滩发现上海鸟类新记录——中贼鸥
    南汇东滩发现上海鸟类新记录——中贼鸥
    (2016.10.24 上海绿化市容门户网站)
  10月19日,水鸟监测志愿者何鑫在南汇东滩的水鸟招引区内发现一只贼鸥,这只贼鸥当时停歇在招引区池塘中,当时判断其为短尾贼鸥(Stercorarius parasiticus)或中贼鸥(Stercorariuspomarinus)。另有外国观鸟者Kai Pflug拍到了清晰的照片,根据其形态特征看,这是一只成鸟,正在更换羽毛。随后两日,均有观鸟者在同一区域发这只贼鸥。
  经多方资深观鸟者鉴定,这只贼鸥被认定为中贼鸥。中贼鸥与短尾贼鸥形态相似,最大的区别在于两者中央尾羽长短和形状不同,前者的中央尾羽末端扩大并向上突出,后者的中央尾羽则由根部至端部逐渐变细。其他区别之处主要在于中贼鸥喙形相对较为厚实,喙基部与头罩部分颜色相同,飞羽腹面与下覆羽色差明显。
中贼鸥繁殖于北极地区。越冬于印度洋和太平洋,最南到达新西兰沿海地区,也见于南大西洋、里海和红海。我国偶见于东北、山西、香港和广东沿海。
  根据周本湘教授的《东海鸟类调查研究报告Ⅰ.东海的三趾鸥和中贼鸥》所述,研究人员在1962年12月11日开始至1964年4月19日出海九次对海鸟进行观察、调查,主要工作区域为上海和浙江外海。在12月至4月之间,均观察到中贼鸥,并于1964年1月7日,通过钓捕的方法,于外海捕获淡色型中贼鸥雌鸟一只,此处距离上海的直线距离超过300公里。因此,本次在上海境内发现的中贼鸥当属上海鸟类新记录,上海在此之前尚未记录过任何一种贼鸥。

    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白额雁过境上海
    (2016.11.01 上海绿化市容门户网站)
  10月30日,观鸟爱好者鲍勃在南汇东滩发现一群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白额雁(Anseralbifrons)飞越东滩上空,并拍摄下照片。根据照片所示,此群雁共计52只,其中还夹杂着少量的小白额雁(Anser erythropus)。
  白额雁和小白额雁的繁殖地均在北极的苔原带,越冬时会选择温带和亚热带的湖泊和草原地区。长江中下游地区的湖泊湿地是雁类主要的越冬地。白额雁主要越冬于鄱阳湖及其周边的湖泊湿地,小白额雁则主要越冬于洞庭湖地区。后者虽未被列入国家重点保护动物名录,但其在全球的数量更为稀少,被IUCN列为易危物种。
  随着近期寒潮的影响,雁、天鹅、麻鸭等大型越冬雁鸭类将陆续抵达上海。

    罕见花田鸡现身本市南汇东滩
    (2016.11.01 上海绿化市容门户网站)
  10月29日,观鸟爱好者顾荣庆在南汇嘴观海公园发现一只罕见的国家二级保护动物花田鸡(Coturnicopsexquisitus)。当时,这只花田鸡出现在一片夹竹桃灌丛内,并未逗留很长时间,次日问询前去的观鸟爱好者未发现其踪迹。
  花田鸡是中国最小的田鸡,整个上体具黑色的条纹和细窄的白色横斑,次级飞羽白色,在翅膀上形成显著的特征性白斑,在飞翔时明显可见。
  花田鸡分布区狭窄,数量极为稀少,属中国Ⅱ级重点保护动物,被IUCN列为易危物种,其数量始终处于下降状态,栖息地丧失是造成这种状态的主要原因。在中国繁殖于东北,越冬于华南。由于此鸟习性隐匿,大多在黎明和傍晚活动,白天常藏匿在草丛中,难以被观测到,因此记录甚少。花田鸡在上海地区的上一笔记录在2003年的11月25日,由观鸟爱好者在崇明东滩保护区发现。
级别: 论坛版主

只看该作者 16  发表于: 2017-01-23
    南汇东滩发现环志黑脸琵鹭H81
    (2017.01.14 上海绿化市容局)
  1月8日,观鸟爱好者Andy Lee在南汇东滩禁猎区发现了一只带有环志彩色脚环的黑脸琵鹭,其左腿胫部的色环组合由上至下分别为绿白红,右腿胫部佩戴有红底白字的“H81”字样,在红色编码环上方另有一个黄色的窄环。
  此个体为去年出生的幼鸟,在2016年6月29日环志于韩国的Bido,环志时在背上佩戴有CMS(SPS1605)太阳能发射器,环志后还未在野外被观测到。
  此次观测到H81的同时还有3只黑脸琵鹭与其一同活动,预计这4只黑脸琵鹭将停留在上海直到这个冬季结束。

    上海完成2017年度全球黑脸琵鹭同步调查工作
    (2017.01.17 上海绿化市容局)
  1月14日和15日,上海野鸟会组织会员分别前往崇明东滩以及南汇东滩进行了今年的黑脸琵鹭全球同步调查。此次上海地区仅发现1只黑脸琵鹭。其中,崇明东滩调查队未观测到黑脸琵鹭,南汇东滩观调查队测到1只
黑脸琵鹭被IUCN列为全球濒危鸟种,主要在朝鲜半岛西岸的沿海岛屿及中国辽宁沿海岛屿繁殖,越冬范围南至东南亚,主要越冬区为中国台湾和香港后海湾。近10年中,黑脸琵鹭的数量稳步上升,去年的全球同步调查观测到3356只。
  黑脸琵鹭全球同步调查开展自1993年,自2003年起由香港观鸟会开始统筹。调查时间通常选在1月黑脸琵鹭越冬活动和范围相对稳定时开展。

        市野生动植物保护管理站开展重点疫源物种迁徙路线卫星跟踪研究
        (2017.01.20  上海绿化市容)
http://lhsr.sh.gov.cn/sites/wuzhangai_lhsr/neirong.aspx?ctgId=9d99a135-2438-4e21-bbd4-34a52407f5ca&infid=d75f1cb8-d98e-46c7-ab0f-3394d4058414

    1月19日,9只安装有卫星发射器的斑嘴鸭、绿头鸭在浦东南汇东滩地区放飞,也标志着上海市野生鸟类疫源物种迁徙路线卫星跟踪项目正式启动。
    为进一步提升上海市野生鸟类禽流感主动预警监测工作水平,准确掌握禽流感病毒主要携带者的迁徙动态变化规律,市野保站与华东师范大学合作开展了野生鸟类重要疫源物种迁徙路线卫星跟踪研究。卫星跟踪技术是近年来鸟类迁徙规律研究的重要技术手段之一,具有跟踪范围广、时间跨度长,可以准确得到被跟踪对象的迁徙时间、迁徙停留地点以及迁徙路径等采用常规方法所无法获取的资料,不仅对保护鸟类资源具有重要价值,而且对于探索野生鸟类禽流感病毒的携带与传播规律提供了重要的科学依据。

【相关】


        上海市政协委员陈沈良建议暂缓南汇东滩围垦,降低环境生态风险(2017.1)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2986b600102wtjz.html

        浦东警方在南汇东滩禁猎区拘捕一名安徽籍投毒偷猎嫌疑人(2016.12.28)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2986b600102wt1a.html

        250余种候鸟在南汇东滩休养生息——
        观鸟胜地如何“炼成”
        (2016.12.27《浦东时报》记者:陈烁、朱泉春

    ——“大山雀”夫妇在观测鸟类。 □本报记者朱泉春/摄



    ——一大群黑脸琵鹭在湿地上盘旋飞舞  □本报记者朱泉春/摄



    ——小杓鹬(图片由浦东新区林业站提供)

    ——三趾鹬(图片由浦东新区林业站提供)
    ——蓝胸秧鸡(图片由浦东新区林业站提供)
    ——黑脸琵鹭(图片由浦东新区林业站提供)



    南汇东滩,上海最东南的地方,海岸线上突出的一个点。作为候鸟迁徙的主干道,这里已经成为世界级的观鸟点。
    海塘外是大海,绿头鸭、小天鹅等在海水里沉浮;海塘内是湿地,芦苇、水塘,有苍鹭或在水边觅食,或在天空盘旋。冬季来临,位于浦东东南角的南汇东滩湿地,百鸟汇聚,成为海边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因为正好处在东亚至澳大利西亚候鸟迁徙的路线上,自从这片区域由海成陆,它就逐渐成为水草丰美的湿地,南汇东滩也成为市民的观鸟胜地,并在2007年获批为“野生动物禁猎区”。
    偷猎者一度猖獗。为了保护这些“小精灵”,野生动物保护部门与偷猎者斗智斗勇。今年,成群的鸟儿依然从遥远的北方飞来。那么,它们会过得好吗?
        能看到250多种鸟
    目前观测到的包括4种国家一级保护动物,23种国家二级保护动物,10种上海市重点保护鸟类,还有濒危野生动植物物种15种。
    美国人Craig Brelsford在上海已经生活了七八年。上周日一大早,他和妻子小杜,以及一位朋友一起,开着车子从市区赶到了东海之滨。
    从2008年开始,Craig不知道已往这里跑了多少次。每次来,他都只有一个目的——观鸟。
    事实上,Craig 2007年来到中国,就是为了拍鸟。他甚至给自己起了个鸟类的名字“大山雀”作为中文名。刚到上海时,随着与当地鸟友们的接触,他从越来越多人的嘴里听到了一个地方:南汇东滩。从此,这里成了他最常去的地方之一。
    只要在上海,几乎每个周末,“大山雀”都会和妻子一起到南汇东滩去观测记录鸟类。这里有着太多吸引他的“精灵”——丹顶鹤、黑脸琵鹭、勺嘴鹬、小青脚鹬、震旦雅雀……“我在这里看到了至少250种候鸟,其中有很濒危的鸟,这里是个非常好的观鸟地。”“大山雀”说。
    不止“大山雀”,众多的观鸟者都被这里吸引,因为这里的确可以称之为“鸟的天堂”。
    南汇东滩湿地从浦东机场区域开始,沿着海塘一路向南,直到南汇嘴,再折向西到芦潮港码头,有几十公里长。
    根据资料统计,目前在南汇东滩湿地观测到的鸟类有250多种。其中,有记录的包括丹顶鹤、白鹤、东方白鹳、遗鸥等4种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小天鹅、鸳鸯、黑脸琵鹭等23种国家二级保护动物;上海市重点保护鸟类10种;濒危野生动植物15种。
    同时,曾在此记录到的黄嘴白鹭、三趾鹬等几种水鸟的数量超过了其迁徙路线上种群数量的1%标准,已达到国际重要湿地标准。2008年,南汇东滩湿地被“国际鸟盟”认定为国际重要鸟区。
    众多的候鸟聚集在这里,让南汇东滩湿地成为了上海一个重要的野鸟观赏地。这里被鸟友认为是大陆上水鸟最佳观赏地,且全年适合观鸟,一天约能观察到40至50种鸟类。
    近10年来,在南汇东滩监测到的上海首次发现的鸟类种类近30种。今年,截至目前,已经找到了5种首次发现的鸟类,分别是棕腹大仙鹟、华西柳莹、蓝鹀、鸦嘴卷尾、中贼鸥。
    最近一次发现的中贼鸥,记录者是何鑫。他是上海自然博物馆自然史研究中心的研究人员,受上海市林业局委托,已在南汇东滩湿地连续三年监测鸟类资源。每个月,他都要至少花上一整天时间,观测记录南汇东滩湿地的鸟。
    何鑫告诉记者,海堤外的鸟冬季一般就是雁鸭类,如斑嘴鸭、绿头鸭、绿翅鸭等,在每年4-5月、8-10月的迁徙期,则是红颈滨鹬、环颈鸻、黑腹滨鹬为主的鸻鹬类;在海塘里面的湿地,鸟类代表则是一年四季可见的鹭类,如白鹭、苍鹭等,在夏季时,海塘内水域还会有一定数量的燕鸥,以白翅浮鸥、须浮鸥为主。
    而且,除了海塘两侧,在临近的滴水湖,在冬季还有很多骨顶鸡和罗纹鸭。此外,南汇东滩的芦苇丛中有很多林鸟,例如棕头鸦雀、震旦鸦雀、中华攀雀、棕扇尾莺、褐头鹪莺等,夏季时还会有东方大苇莺和大杜鹃来。
        湿地的吸引力
    南汇东滩有着典型的沿海滩涂湿地生境,使之成为过境候鸟南迁北往重要的中转站。
    这么多鸟儿,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首先要从候鸟的迁徙路线说起。上海正位于东亚-澳大利西亚候鸟迁徙路线上。作为候鸟迁徙的主干道,每年都会有上百万只候鸟经过上海,其中很多都会选择在此停歇、越冬。
    “骨灰级”观鸟爱好者“大山雀”,对鸟类研究深入。他告诉记者,候鸟迁徙时,会严格沿着海岸线飞,基本不会偏离海岸线3公里的范围。
    而上海的海岸线在亚洲的最东边,南汇东滩又在上海最东南的地方,在海岸线突出一个点,这更吸引鸟类。
    而且,南汇东滩有着典型的沿海滩涂湿地生态环境,使之成为过境候鸟南迁北往重要的中转站。这里植被丰富,主要以芦苇群落、海三棱藨草群落等为主。同时,这里还是上海底栖动物资源最为丰富的区域之一,底栖动物有软体动物、甲壳类、多毛类和鱼类等100余种。
    这些为候鸟提供了休息场所和食物,吸引了大量鸟儿在此停歇、觅食、栖息。每年秋冬季节,候鸟们南飞至此,体力已消耗殆尽,南汇东滩湿地成为他们抵达目的地之前的最后一个补给点。它们在此休憩一两个月,再继续向南飞去。而到来年春天,南汇东滩湿地又成为鸟儿们飞回北方时的第一个停歇处,它们同样在此休整一段时间,再飞往北方。
    还有一些鸟儿,会停下来在此越冬。并有众多的林鸟和苍鹭等,以此为家,常年生活在南汇东滩。
        鸟儿乐土还需呵护
    盗猎和栖息地的缩减,让鸟儿面临威胁。去年,南汇东滩监测到的鸟类数量将近40万只,今年为41.8万只。而曾经,一年监测到的鸟类数量达上百万只。
    众多的鸟儿引来了观鸟者,也引来了盗猎者。浦东新区林业站综合执法科科长顾建明介绍,违法盗猎屡禁不止。
    2007年9月,南汇东滩获批上海首个“野生动物禁猎区”,面积122.5平方公里,北起机场围合区,南至芦潮港码头,西至九四塘,东至海边滩涂。成为禁猎区,意味着在此区域内的所有野生动物都禁止捕猎。即便是小小的麻雀,如果捕猎超过20只,就会被追究刑事责任。
    记者了解到,近几年,在南汇东滩因非法捕猎野生鸟类而被捕并追究刑责的超过了20人。曾经有一名盗猎者因非法捕猎14只国家二级保护动物鸳鸯而获刑5年。
    随着打击力度加大,盗猎者逐渐减少,但没有彻底杜绝。顾建明说,这些盗猎者反侦察意识很强,他们分工明确,有人望风,有人猎鸟。而且因为在湿地中,相对隐蔽,这给抓捕带来了难度。
    日常执法中,执法者重要的一项工作,就是拆除隐蔽在湿地中的盗猎者的窝棚。盗猎者一般会在湿地内的水塘内架好网,然后在附近的窝棚等野鸭过来,有时候还会放几只“媒鸭”当诱饵。这些媒鸭,是人工养殖的野鸭,偷猎者用绳子栓住它的脚,让它在水面上叫,以此来“勾引”飞过的野鸭。“盗猎者发现窝棚被拆了,就知道被我们发现了,一般就不会再来了。”顾建明说。
    而在根源上,让盗猎者铤而走险的,是市场的需求。因有些人喜好野味,就让盗猎者可以借此牟利。但顾建明提醒,那些看似美味的鸟儿,也可能暗藏危险。因为,有些盗猎者采用投毒的方式来捉鸟。“被投毒的鸟儿,时间稍长,毒素就会渗透到肌肉中。人吃了后,一时半会儿不会发作,但过一段时间后,对身体的影响可能就会显现出来。”顾建明说。
    由于气候原因以及一路上湿地资源减少等因素,能飞到南汇东滩的鸟儿正在减少。去年,南汇东滩监测到的鸟类数量将近40万只,今年为41.8万只。而曾经,一年监测到的鸟类数量达上百万只。
    如何让远方的客人更好地在南汇东滩休养生息?“大山雀”认为,南汇东滩可以建一个鸟类保护区。“在这里,可以真正看到野生的鸟,这是对孩子最好的自然教育,也是给后代最好的自然遗产。而且,有了国际性的自然保护区,也会更匹配上海国际大都市的地位,给市民们带来一个了解大自然和鸟类的地方,甚至吸引更多像我这样的外国人来此观鸟。”
    而且,相对于崇明东滩,市民来南汇东滩观鸟更为方便。“大山雀”说,到南汇东滩,从市区只要坐1个小时左右的地铁,再花十几元坐个出租车,即可欣赏到鸟与自然的和谐场景。
    在“大山雀”看来,南汇东滩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是候鸟休养生息的天堂,如果被破坏了非常可惜。
    何鑫表示,与十多年前相比,鸟类总量确实有所减少,不过这是一个动态的过程。比如,一些被围垦后旱化或被开发建设的地方,鸟类减少,但在一些滩涂增长的地方,某些种类的鸟还在增多,比如雁鸭类。
    上周日,虽然下了一整天的雨,但“大山雀”和妻子依然在南汇东滩呆了一天。一天里,他们观测到了61种鸟,还看到了不经常看到的白额雁,并发现从11月12号就出现在南汇东滩的一只白头鹤依然在这里。而在以前,这种鸟在南汇东滩从来没有被观测到过。
    “这只白头鹤在这里已经至少生活了6周,说明南汇东滩的生态环境满足了这只大鸟的生活需求。对于一个外国人说,能在上海看到这么多的鸟,是一件幸福的事,而这样的幸福,最好能延续、再延续。”“大山雀”说。
级别: 论坛版主

只看该作者 17  发表于: 2017-02-07
在上海“失踪”62年后,灰瓣蹼鹬现身南汇
    上海完成全国第二次陆生野生动物资源调查之水鸟同步调查
    ( 2017.01.20 中国上海 )
  为进一步加强上海市湿地水鸟调查与监测,在国家林业局的统一协调下,根据《国家林业局野生动植物保护与自然保护区管理司关于开展全国第二次陆生野生动物资源调查冬季水鸟同步调查的通知》(护动函[2015]100号)的要求,上海市于2016年1月10日至1月13日,参与全国第二次陆生野生动物资源调查的同步调查,以期掌握上海市越冬期水鸟资源现状。上海市野生动植物保护管理站组织崇明东滩鸟类自然保护区管理处、九段沙湿地自然保护区管理署和上海野鸟会的志愿者开展了本次调查。
  本次调查地点包括崇明东滩、崇明北八滧、崇明北湖、横沙东滩、青草沙、宝钢水库、炮台湾、九段沙、南汇东滩、奉贤边滩和淀山湖等11处沿海及内陆湖泊湿地,分设了37个观测点,出动人员74人次,覆盖面积34106公顷。
  调查数据经初步汇总,共记录到水鸟52种47262只,国家级保护鸟类6种601只,IUCN受胁物种5种2267只,发现上海水鸟新记录1种。横沙东滩和南汇东滩水鸟数量最多,均超过万只,崇明东滩和九段沙其次,数量在七千余只。
  上海市是水鸟的重要分布区。经多年调查,上海市已记录的水鸟种类达160余种,占全国水鸟种类的60%以上。水鸟是上海市生物多样性的重要类群,在生物多样性的研究与保护方面具有重要意义。
  通过对水鸟的同步专项调查,将确定目前水鸟在上海的种类、数量、分布和栖息地特征,阐明水鸟在上海的主要分布区和主要栖息地类型,并通过与历史调查资料的比较,进一步了解近年来上海市水鸟的种群和栖息地的变化趋势,确定水鸟面临的主要威胁,提出水鸟及其栖息地的保护建议,为上海乃至我国的水鸟保护工作提供依据。

    上海市第二次动物资源调查召开专家报告咨询会
    (2017.01.25 国家林业局网站 上海市林业局)
   1月20日,上海市第二次全国陆生野生动物资源调查领导小组办公室,邀请上海市动物二调领导小组成员、专家委员会成员,就本次动物二调的成果进行专家咨询。上海农科院蔡友铭院长、上海市林业局副局长顾晓君、汤臣栋出席了会议。
  上海动物二调技术总负责人王天厚就上海动物二调的开展情况及所获得的相关成果进行了专题汇报。与会专家在听取报告内容后,一致认为:本次动物二调的方法严谨、结果科学,结论体现了对数据的准确应用和对未来工作的指导。同时,与会专家提出了修改建议。
  市农科院院长蔡友铭充分肯定了项目组所取得的调查成果,并建议项目组在报告撰写时,既要体现上海野生动物的资源现状,也要反映上海野生动物资源保护管理的发展过程。调查报告应在科学反映资源现状的基础上,以林绿地生态系统、农林复合生态系统等为典型区域,综合分析野生动物资源变化的趋势和原因,为管理部门实施科学管理提供建议。
  顾晓君充分肯定了本次调查的高水平和结果的高质量,并指出在报告成果中要从上海野生动物资源保护的角度,为政府主管部门的工作提出建议,明确工作重心,同时也为崇明生态岛建设和新野保法颁布后地方条例的制定提供参考。
  汤臣栋要求项目组以严谨的科学态度,对调查报告的文字组织和结构安排上进一步予以完善。一要正确处理好资源调查和学术研究、第一次调查和第二次调查、国家任务和地方任务、调查进度和调查质量这四种关系。科学把握好调查报告的科学深度;在完成国家任务的基础上,地方任务应更加全面地为保护本地野生动物及其栖息地提供技术支撑;在坚持质量第一的前提下,要注重工作效率。二要注重调查成果的运用。结合新野保法颁布后地方性法规和地方重点保护动物名录的修改、修订契机,要充分利用本次调查成果,并尽快组织开展后期的监测工作,将监测的区域和方法固化。

    罕见灰瓣蹼鹬乍现南汇东滩
    (2017.02.06 上海绿化市容局)
http://lhsr.sh.gov.cn/sites/wuzhangai_lhsr/list.aspx?ctgId=9d99a135-2438-4e21-bbd4-34a52407f5ca
  1月31日,观鸟爱好者张雪寒在南汇东滩观测到一只上海地区罕见的灰瓣蹼鹬(Phalaropus fulicarius)并拍摄到照片。第二日和第三日,再有观鸟爱好者前往追寻,未有再发现。
  这只灰瓣蹼鹬喙黑色,较粗,头颈部和胸部白色,枕部灰黑色,贯眼纹黑色延伸至耳部,背部羽毛灰色,羽轴不显著,为冬羽,与喙较细,背部羽片深色的红颈瓣蹼鹬冬羽显然不同。
  灰瓣蹼鹬在李致勋等1959年发表的《上海鸟类调查报告》中有所提及,注明了这种鸟在此次1951年至1958年的调查过程中未有发现,但在郑作新1955年出版的《中国鸟类分布名录Ⅰ,非雀形目》中有提及。根据郑先生的记录,灰瓣蹼鹬当时在上海地区记录是在8月,在吴淞被发现。故此,自《中国鸟类分布名录》出版至今的62年间,上海未曾记录过灰瓣蹼鹬。
  灰瓣蹼鹬在上海属于迷鸟,在非繁殖季节几乎都在浮游生物丰富的海洋上栖息,极少进入大陆。
级别: 论坛版主

只看该作者 18  发表于: 2017-03-02
    珍稀越冬鸟类稳定驻留南汇东滩
    (2017.02.28 上海绿化市容)
http://lhsr.sh.gov.cn/sites/wuzhangai_lhsr/neirong.aspx?ctgId=9d99a135-2438-4e21-bbd4-34a52407f5ca&infid=0296881d-2c6b-422f-af6f-3135b0d2133c


  2月23日,观鸟爱好者何鑫在南汇东滩进行鸟类监测时,在大治河北侧滩涂上观测了一群近百只的小天鹅(Cygnus columbianus),在大治河南侧农田再次观测到那只已经停留了一个冬季的白头鹤(Grus monacha)。
  在同一周,上海野保站工作人员在南汇东滩进行水鸟栖息地生境调查时对小天鹅进行了计数,总计113只。同时,在小天鹅栖息的光滩上观测到了那只停留了了一个冬季的白鹤(Grus leucogeranus),另外,在招引区附近的池塘中观测到81只白琵鹭(Platalea leucorodia)和2只黑脸琵鹭(Platalea minor)。
  根据这个冬季的连续的监测情况和观鸟者的观测记录来看,本年度在南汇东滩越冬的珍稀濒危的国家级保护水鸟状态稳定,说明这些水鸟在南汇东滩区域有丰富的食物来源和足够安全的栖息环境。

【注】

  该文刊发时误将“南汇东滩”写为“崇明东滩”,上文是更正后的文稿。
级别: 论坛版主

只看该作者 19  发表于: 2017-07-29
    漫漫迁徙路,重逢盼有时——
    本市一卫星跟踪斑嘴鸭成功抵达朝鲜
    (2017.04.13 上海绿化市容)
  近日,本市一只安装有卫星发射器的斑嘴鸭飞离南汇东滩并成功抵达朝鲜。据卫星发射器数据管理平台记录的数据显示,该斑嘴鸭于2017年4月3日下午5时左右从南汇东滩出发,途径九段沙,向东北方向横跨黄海,于4月4日凌晨3时抵达朝鲜半岛西海岸,随后向北到达辽宁东港鸭绿江口滨海湿地,继而从丹东市跨过鸭绿江进入朝鲜永川境内。截止今日,该斑嘴鸭活动信号正常,体温正常,活动范围主要集中在朝鲜永川及辽宁丹东鸭绿江畔,说明其仍然处于较好的状态,目前还没有继续北迁的迹象。这也是我市首次使用卫星跟踪到雁鸭类迁徙的实时路线,令人兴奋。
  今年1月份,为掌握雁鸭类越冬及迁徙期间的行为及活动规律,市野保站联合华东师范大学合作开展了雁鸭类迁徙行为的研究,选择了体型较大的斑嘴鸭、绿头鸭作为该研究项目的对象,为4只绿头鸭和5只斑嘴鸭安装了卫星发射器并顺利放飞,同时卫星发射器的信号也不断返回,为我们分析雁鸭类行为的时空动态变化提供了极为宝贵的第一手资料。
  需要强调的是,根据相关的科学研究结果,卫星发射器的重量较轻,并且采用符合鸟类体型的佩戴方法,并不会对雁鸭类的活动产生负面影响,因此我们才有幸记录到该斑嘴鸭历时10个小时的跨越黄海之旅。然而,候鸟迁徙是一次充满危机的漫漫旅程,体力的消耗、被其他动物捕食、人类的非法捕猎等等都给候鸟的迁徙带来了不确定因素,希望这只斑嘴鸭在路途中一切安好,希望在秋天的上海,我们再次相逢。

    罕见黑眉柳莺现身南汇东滩
    (2017.04.21 上海绿化市容)
  4月17日,观鸟爱好者丁夏明在南汇东滩观察到一只上海地区罕见的黑眉柳莺(Phylloscopus ricketti)。黑眉柳莺繁殖于华中、华南及华东地区的山区;越冬至印度支那。
  黑眉柳莺的主要栖息地为低山山地阔叶林和次生林,也栖息于混交林、针叶林、林缘灌丛和果园,迁徙期可能在城市园林也可观察到。
  黑眉柳莺在上海地区属于罕见迷鸟,目前仅3笔记录,首笔和次笔记录分别于2009年4月28日和2012年4月21日发现,发现地点均为南汇东滩。根据此物候特征,推测其在春季可能存在游荡行为。

        自然爱好者在南汇东滩巧遇华南兔
    (2017.04.20 上海绿化市容)
  4月18日,自然爱好者邹强在南汇东滩发现一只华南兔(Lepus sinensis),并拍下照片。根据照片中这只华南兔的头部短圆的比例来看,这是一只为成年的个体。华南兔也叫短耳兔,广布于台湾岛在内的中国东南部地区的开阔草地边缘和灌木植被区域。
  上海地区除崇明三岛外,皆有华南兔分布,但数量已经极为少见,这与其栖息生境的丧失和人为捕捉有密切联系。本地的华南兔主要栖息于农田生境中,主食田埂杂草和农作物。平时常隐蔽于林缘、灌丛、竹林中,利用旧坟、土丘等居住。华南兔没有挖洞的习性,而是利用其它动物挖的洞栖息。它们属于夜行性兽类,但白天也有机会见到。
  由于多年来上海郊区大规模农田建设和工业发展,原始的田间地头生境逐步被平整更新,加之始终存在的野生动物盗猎者,华南兔的栖息仍旧处于较大的威胁之中。

        本市第一只卫星跟踪绿头鸭成功抵达朝鲜
       (2017.07.27 上海绿化市容)
    近日,本市一只安装有卫星发射器的绿头鸭飞离嵊泗列岛并成功抵达辽宁大连。据卫星发射器数据管理平台的数据显示,该绿头鸭的信号于2017年4月5日下午5时在嵊泗列岛最后一次出现,随后信号消失。至6月25日,信号在辽宁省大连市普兰店区渤海湾水域重新出现。截止今日,该绿头鸭活动信号正常,体温正常,活动范围主要集中在普兰店区渤海湾水域,说明其仍然处于较好的状态,目前还没有继续北迁的迹象。
    该绿头鸭卫星信号从4月份开始消失两个月后,竟重新出现并表现出了良好的状态,这一情况仍有待我们进一步查明原因。令人欣喜的是,这是第二只从上海周边成功迁徙至北方的雁鸭类,另外两只仍在江苏、山东等地逗留,这也一定程度上说明了雁鸭类迁徙地点和时间选择的多样性,我们将继续追踪雁鸭类的迁徙活动规律,并做好数据的汇总和分析工作,以期掌握上海地区迁徙雁鸭类的活动规律。

        灰背椋鸟正式“入籍”上海鸟类名录
       (2017.07.28 上海绿化市容)
    7月15日,观鸟爱好者张继昌在南汇东滩发现1只灰背椋鸟(Sturnus sinensis)雌鸟,并拍下照片,这只灰背椋鸟当时正在大堤内侧的刺槐林附近觅食。
  灰背椋鸟并非是行踪隐秘的鸟类,通常栖息于开阔地,主要在树枝或电线上活动,便于观察,并且不易认错,这种鸟类近年来记录增多和观鸟爱好者观鸟频次增加有关。
    灰背椋鸟最早一个记录出现于2008年9月21日,由于上海并非灰背椋鸟的自然分布区,当时的记录被定级为附录II (F类),即,可能是引入种,以及逃逸或放生后,尚未有超过10年以上稳定(或繁殖)记录的鸟种。而如今,根据近十年来的观鸟记录来看,灰背椋鸟在上海野外的观测记录有逐步增多的趋势。记录最初出现在迁徙季节,现在则在繁殖季节也能看到。同时,在上海的动物贸易市场中,也极少有这个物种。综合以上因素可以说明,这个物种可能存在一个向北扩散的种群,并且时常会路过上海。因此,这个鸟种可以确定为野生鸟类,即“转正”至A类物种。
        注:鸟类记录定级依据
    A类:可以确定在上海出现过的野生鸟类;
    B类:引入种或逃逸种,在上海已经有10年以上稳定繁殖记录的鸟类;
    C类:历史上的记录,但已经超过50年以上无确实野外记录的鸟类。
    D类:历史上的记录,仅见于文献资料,但记录来源和生存状况不明的鸟类;
    另外2个级别不列入正式名录,作为鸟类名录的附录:
    附录I (E类):尚无足够证据证明,未消除疑虑的鸟种;
    附录II (F类),即,可能是引入种,以及逃逸或放生后,尚未有超过10年以上稳定(或繁殖)记录的鸟种。

        南汇东滩发现彩鹬
        (2017.07.28  上海绿化市容)
    7月21日,观鸟爱好者Kai Pflug在南汇东滩一处水稻田里发现一只彩鹬(Rostratula benghalensis )雄性个体,其喙部深褐色,皮黄色眼眶也不明显。7月23日,观鸟爱好者邹强在同一处水稻田又发现了另一只雄性,喙部粉色。
  彩鹬一般栖息于水稻田、沼泽型草地生境中,行踪隐秘,不易发现,上海近几年的彩鹬观察记录多在植株稀疏的水稻田和草地沼泽,这可能是因为刚刚插完秧的的水田视野开阔,秧苗稀疏,如有彩鹬活动则较易发现。
  近年来,夏候罕见鸟的观测率有所上升,主要和观鸟活动频率的增加有关。在观鸟活动最初开始萌芽时,爱好者大多在候鸟迁徙季节和越冬季节出门观鸟,因为此时可以观测到更多种类和数量的鸟类。但随着爱好者水平的逐步提高,兴趣越发浓厚,越来越多的爱好者在夏季繁殖期也频频出动,发现了不少原本记录很少的罕见夏候鸟。

        雁鸭类跟踪初见成果
       (2017.07.28 上海绿化市容)
    为了掌握上海越冬雁鸭类的空间活动范围和规律,对其迁徙路线进行跟踪, 1月18日,上海野保站联合华东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一起在南汇东滩为5只斑嘴鸭和4只绿头鸭佩戴了卫星跟踪器。斑嘴鸭和绿头鸭是禽流感高致病性亚型检出较多的鸟种,因此,研究野生鸟类在禽流感扩散过程中的作用机制问题也是本项目的目的之一。
  佩戴在野鸭身上的跟踪器每隔1小时发出一个位点信号,研究人员仅需在办公室中即可获知它们的行踪,跟踪观察它们的栖息状态和迁徙路线。
  当然,由于野生鸟类在栖息和迁徙过程中时刻受到各种人为干扰、栖息地破坏和天敌捕杀的影响,生存压力非常大,野外存活率不高。
  截止目前,尚有3只斑嘴鸭和2只绿头鸭的卫星跟踪器还处于工作状态,这5只野鸭中:绿头鸭2#于6月下旬飞抵大连的普兰店,栖息于普兰湾附近;绿头鸭3#于4月14日抵达莱阳市,栖息于五龙河下游;斑嘴鸭2#于4月4日抵达丹东东港,栖息于鸭绿江两岸;嘴鸭3#于5月1日抵达东台,栖息于东台和洋口附近;斑嘴鸭5#没有迁徙,始终栖息于大治河口。
    其他4只则或是被天敌捕食,或下落不明,具体情况如下:
    绿头鸭1#于 2月18日后信号丢失,后确认被猛禽捕食;绿头鸭4#于2月19日之后信号丢失,原因不明;斑嘴鸭1#于3月11日之后信号丢失,原因不明;斑嘴鸭4#于3月27日之后信号丢失,终点落于九段沙,原因不明。
级别: 论坛版主

只看该作者 20  发表于: 2017-11-01
   南汇东滩发现罕见候鸟:苍眉蝗莺     (2017.09.15 上海绿化市容)

  9月11日,观鸟爱好者杨国强在南汇东滩观测到一只上海地区罕见的苍眉蝗莺(Locustella fasciolata),并拍下照片,这只蝗莺体色整体呈棕褐色,应当是一只今年出生的个体。  苍眉蝗莺最早由Sowerby A de C在佘山岛(Shaweisan island)发现,但是在大陆很少见。李致勋等在1959年发表上海鸟类调查报告中提及了苍眉蝗莺5月和9月在佘山有记录。  近年来,随着观鸟爱好者的增多,苍眉蝗莺的记录略有增加,近十年中,连同本次记录共有4次记录。分别是:2008年5月26日Daniel Bengtsson记录于世纪公园,2014年8月22日陈腾逸记录于堡镇,2015年6月1日Joakim Hammar记录于南汇东滩。

   南汇东滩发现濒危候鸟
    (2017.10.06 上海绿化市容)

  9月23日,观鸟爱好者卜一凡在南汇东滩发现1只国家I级保护动物遗鸥(Ichthyaetus relictus)和1只国家II级保护动物小青脚鹬(Tringa guttifer)。当时,正值滩涂被潮水所演,水鸟都集中在堤内的湿地。  南汇东滩目前正处于新一轮围垦过程中,堤外侧滩涂淤积面积较大,形成大范围的浅滩生境,吸引了一定数量的滩涂水鸟,其中以鸻鹬类为主。在高潮位期间,堤外的浅滩被潮水淹没,部分水鸟集中于堤内为数不多的几处池塘和浅滩内,为观测提供了绝佳的条件。  小青脚鹬和遗鸥在上海地区属于偶见旅鸟,在秋季迁徙期较春季迁徙期更易发现。小青脚鹬在上海记录的个体以冬羽状态为多,遗鸥在上海记录的个体以亚成鸟为多,两者均偏好于栖息在有浅层浮泥的生境。

    上海雁鸭类迁徙候鸟禽流感采样工作启动
    (2017.10.19 上海绿化市容)





  10月18日,市野生动植物保护管理站与华东师范大学野生动物疫源疫病监控技术平台赴南汇东滩采集野生鸟类禽流感样品。在浦东新区林业站的配合下,本次共采集野生鸟类35只、喉肛拭子70份。采集的物种包括针尾鸭、白眉鸭、绿翅鸭、斑嘴鸭等迁徙候鸟以及白骨顶、黑水鸡等本地水鸟。所有样品已由平台保存并检测禽流感病毒携带情况。雁鸭类是禽流感病毒的自然宿主,随着天气转冷,雁鸭类的南迁也已拉开序幕,根据本年度主动预警工作计划,雁鸭类的捕捉及采样工作从现在开始将持续一个多月的时间,以期获得足够的样本数量来研究雁鸭类携带禽流感病毒的动态变化。

    小天鹅抵达上海
    (2017.10.24 上海绿化市容)


  10月1日,观鸟爱好者谢世祥在南汇东滩发现一只国家II级保护动物小天鹅(Cygnus columbianus),这只小天鹅停落于水田之中,与苍鹭混群。
  小天鹅在上海地区为冬候鸟,每年10月末至11月初迁抵上海,近年来越冬种群数量维持在数百只,主要分布于南汇东滩、九段沙和崇明东滩。
  上一个冬季,南汇东滩的小天鹅数量曾在2016年12月一度达到355只,是近几年单次记录到的最大数量,几乎全部集中于大治河北侧的大堤外侧的滩涂上。藨草丰富、无人干扰的泥滩是小天鹅在长江口的首选栖息地,大治河北侧区域由于限制人员进出,对滩涂的干扰明显少于大治河南侧,因此成为小天鹅聚集之处。

    南汇东滩发现罕见鸟类
    (2017.10.24 上海绿化市容)

  ——褐胸鹟


  ——铜蓝鹟

  秋季迁徙期已然过半,上海观鸟爱好者在这个迁徙季发现不少罕见的迁徙鸟类,并且大多集中于南汇东滩。9月28日,观鸟爱好者丁夏明在南汇东滩发现一只铜蓝鹟(Eumyias thalassinus),9月30日,观鸟爱好者孙庆阳在南汇东滩发现一只褐胸鹟(Muscicapa muttui)10月14日,观鸟爱好者王吉衣在南汇东滩发现一只栗鳽(Gorsachius goisagi);10月15日,观鸟爱好者在南汇东滩发现一只斑胁田鸡(Porzana paykullii)。
  这些罕见的迁徙鸟类以往记录极少,但随着观鸟爱好者的增加,鸟类观察频次的提高,以及南汇东滩区域的热度上升,使得以往在常规监测中难以遇见的罕见鸟频频出现。
  其中,栗鳽在上海最早记录于1917年5月17日,标本采自龙华地区,后藏于韩德博物馆。此后在1989年,芦潮港捕获一只,并制作成标本。

    南汇东滩发现濒危候鸟

    (2017.10.06 上海绿化市容)


  9月23日,观鸟爱好者卜一凡在南汇东滩发现1只国家I级保护动物遗鸥(Ichthyaetus relictus)和1只国家II级保护动物小青脚鹬(Tringa guttifer)。当时,正值滩涂被潮水所演,水鸟都集中在堤内的湿地。  南汇东滩目前正处于新一轮围垦过程中,堤外侧滩涂淤积面积较大,形成大范围的浅滩生境,吸引了一定数量的滩涂水鸟,其中以鸻鹬类为主。在高潮位期间,堤外的浅滩被潮水淹没,部分水鸟集中于堤内为数不多的几处池塘和浅滩内,为观测提供了绝佳的条件。  小青脚鹬和遗鸥在上海地区属于偶见旅鸟,在秋季迁徙期较春季迁徙期更易发现。小青脚鹬在上海记录的个体以冬羽状态为多,遗鸥在上海记录的个体以亚成鸟为多,两者均偏好于栖息在有浅层浮泥的生境。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21  发表于: 2017-11-24
谁能告知一下南汇东滩的具体方位和路线吗?附图更好,谢谢
级别: 论坛版主

只看该作者 22  发表于: 2017-12-26
关于南汇东滩的几张卫星图片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