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5106阅读
  • 14回复

南汇东滩湿地继续遭毁灭性开发,水鸟蜗居区域需死守严防偷猎毒害

楼层直达
级别: 论坛版主


  ——2014.10.23清晨,在南汇东滩湿地“木栈道”区域捡获的被偷猎者毒杀的80余只野鸭中的第一批(由承包该片水面的养殖户捡获)。 (摄影:姜龙)

  一边是在原有122.2平方公里的南汇东滩陆生野生动物禁猎区中仅仅暂时性地“保留”不足2000的湿地功能严重退化的养殖水面“做水库给周边农田提供灌溉用”;一面又在原来的海堤外圈围105平方公里的滨海湿地为本市“预增105平方公里陆地面积”,把其中的滩涂破坏殆尽。
  大批来上海南汇东滩的越冬候鸟只能蜗居在面积狭小的区域内苟延残喘。
  2014.11.16上午,在观海嘴湿地公园东北方向约500米处的一片养殖水面(下图中C区域)观察到75只琵鹭;下午在附近的木栈道区域水面观察到另一群20只琵鹭、1只鸬鹚及超过800只野鸭(以斑嘴鸭、绿头鸭为主)。
  那75只琵鹭所在的养殖水面并不在木栈道区。
  大批水鸟的蜗居,尤其是野鸭的群居,对偷猎者是莫大的诱惑。若我们的相关管理部门对这些残存的水鸟栖息地不能做到“严防死守”,蜗居于此的水鸟很可能再遭偷猎者黑手或养殖塘“消毒”的灭顶之灾!

[attachment=52206]
  相关图片见:http://blog.sina.com.cn/s/blog_72986b600102va1g.html
[参考消息]

    申城最佳陆地水鸟观测点候鸟大增——
    南汇东滩暂留2000亩湿地
    (2014.11.17《I时代报》王红梅)

  黑脸琵鹭 (资料图)

  备受社会关注的“申城最佳陆地观鸟点南汇东滩禁猎区核心区是否保留”的争论,终于有了明确消息。昨日,浦东新区林业部门和临港新城土地储备中心相关人士均向记者确认:“木栈道附近2000亩湿地核心区暂时保留”,为候鸟迁徙留下“生命驿站”。
  “在南汇东滩禁猎区,我们一次性看到95只琵鹭,包括黑脸琵鹭和白鹭,它们都是国家二级重点保护动物。”昨日,资深环保人士姜先生告诉记者。昨日,上海野鸟会论坛,一则“南汇东滩主要观鸟区重新灌水”的帖子上,让众鸟友拍手叫好。该帖说,南汇东滩禁猎区核心区曾是水鸟天堂,但2012年冬季突然抽水排干,种上农作物,让候鸟来此无处栖身。环保和爱鸟人士非常痛心,向社会呼吁保护,媒体先后报道,引起社会关注……“今天上午我到野保站,野保站工作人员告诉我,上面决定东侧这片干枯的大湖重新放水,原来的田埂扒掉,恢复湿地面貌。”鸟友“梦清园”说。
  浦东新区林业站综合执法科顾科长确认,经多方协调沟通,已明确对木栈道2000亩湿地停止复垦,做水库给周边弄提提供灌溉用,从2013年开始已做修复,由于此地是候鸟澳大利亚迁徙路线的必经之地,考虑到公众安全和生态保护,临港土地储备中心等积极采取措施,终于暂时保留了这块湿地。顾科长表示,前天看到51只琵鹭,之前一般为二三十只。“一次能观察到95只琵鹭,数量非常之多。”华东师范大学鸟类专家、上海野鸟会会长唐思贤对记者表示,现在放水正是时候,希望这些鸟不要走了,关键是看能否提供给它们合适的栖息空间。但无论如何,2000亩核心区能暂时保留,说明生态保护日益得到重视,是社会一大进步。
    南汇东滩促淤一期工程完工
    ——为本市一次性面积最大圈围工程
    (2014.10.29《新民晚报》朱全弟)
  东方网10月29日消息:记者昨天从负责施工监理的上海宏波工程咨询管理有限公司获悉:南汇东滩促淤一期工程3个标段已基本完工,只待验收。此举意味着本市未来将预增105平方公里陆地面积。
  南汇东滩促淤工程,位于浦东机场外侧促淤区以南的没冒沙水域,以及大治河延伸段以上的南汇东滩滩地,南侧边界以临港新城大堤与原南汇东滩四期大堤交汇点为界。促淤一期工程堤线总长67.4公里,总促淤面积15.7万亩(约104.7平方公里),以大治河为界,分南、北两个促淤区,其中大治河以北促淤面积9.1万亩(约60.7平方公里);南促淤区面积6.6万亩(约44平方公里)。
  上海城市建设用地资源非常紧张,圈围成陆是满足占补平衡需要的重要途径。上海宏波公司董事长顾德鱼先生,曾经在青草沙水库等本市重大水利工程建设中实施监理,他介绍,该项促淤工程,是本市一次性面积最大,也是投资最大的圈围工程。近日,记者前往现场采访,从岸边到南堤的尽头长约4.1公里,站在堤坝上,只见海浪一波一波汹涌而来,打在“扭工块”上的水花溅湿了衣裳。左侧是一片广大的淤区,不久将变成陆地,此刻风平浪静;右侧是浩淼大海,依然波涛迭起。
  其实,记者此刻就站在海中,不过,只是圈围促淤的建设者们在海上筑起了一道长堤,把大海拦腰截断一分为二了。站在大堤顶端,面对浩瀚围区和海面,试图复原当初开工的场面和建设者们的艰辛:茫茫大海,风急浪高,没有任何标志和依托,首先要勘测定位,然后是67.4公里的软体铺排护底,继而进行堤身土方和抛石施工,可以想象难度和风险有多么巨大。特别是防汛断面会战,数十艘船舶和工程机械全线展开,呈现一派气吞山河的景象。
  据了解,施工中建设各方还进行了诸多技术和管理创新。如Ⅲ标段,原来备选砂源地是俗称的“铁板砂”,所处位置风浪较大,开采条件较差,总量也明显不足。施工前期,上海航道局曾摸索采用路上输沙、外运砂等手段,均不理想。最后上海滩涂造地有限公司、上海宏波工程咨询管理有限公司和上海航道局项目部多次磋商研究,并邀请上海知名的圈围专家到现场把脉,最终确定“构建大型泥库、采用大型绞吸船吹砂至储砂泥库沉淀后再运输至施工现场充填”的方案——尽管施工成本增加,但是有效地解决了砂源问题,也为以后围堤工程中利用南汇地区的“铁板砂”提供了宝贵经验。
  据悉,一期工程竣工后,南汇东滩促淤还将向外延伸。上海宏波工程咨询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顾德鱼表示,公司将一如既往地肩负起历史使命,努力监理好每一项重大水利工程,为上海国际化大都市的持续发展提供宝贵的土地资源而做出奉献。
[几位观鸟爱好者的报告]

  赵海明先生2014.11.09在南汇东滩湿地拍到的带环志的黑脸琵鹭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2986b600102va2q.html
  “小活宝”报告:11.4  南汇秃鼻乌鸦*1,鸳鸯*18,白琵鹭20+(可能混有黑琵),大批量的鹀过境中(黄喉鹀、田鹀、灰头鹀、栗鹀<疑似>、小鹀),鸻鹬类100+,红喉歌鸲*1,燕雀N+,红隼*1,各种常见冬候鸟。11.4 小洋山大嘴乌鸦*2,大批量的鹀过境中(黄喉鹀、栗鹀、三道眉草鹀、田鹀、黄眉鹀、灰头鹀),黑喉石鵖,各种常见冬候鸟。PS:南汇大面积芦苇已经消失,真不知道明年是否还能看到小鸦鹃,大杜鹃,震旦鸦雀等...在这里繁殖!
  “manfred”报告,11月15日在南汇东滩记录到:
铜蓝鹟  1
东方白鹳 2 (国家二级保护)
普通鵟 3
斑背潜鸭  3
白尾鹞  1 (国家二级保护)
花脸鸭  2
反嘴鹬 4
  “梦清园”报告,11月15日,南汇东滩
琵鹭X86(其中黑皮6只,因一大群在睡觉,无法辨识更多);
小天鹅X14;
红嘴鸥X132;
绿翅鸭X200;
琵嘴鸭X30;
斑嘴鸭X100;
罗纹鸭X40(滴水湖内);
普通狂X1;
白腹鹞X1;
反嘴鹬X4;
鹤鹬X110;
青脚鹬X35。
    ——摘自《11月鸟讯》
http://www.shwbs.org/swb/read.php?tid=8468&page=2
[“上海野鸟会”论坛中近期关于南汇东滩湿地的几个话题]

  南汇-成群琵鹭觅食 (含视频资料
http://www.shwbs.org/swb/read.php?tid=8488

  南汇东滩主要观鸟区重新灌水
http://www.shwbs.org/swb/read.php?tid=8487
  带环志的黑脸琵鹭到南汇东滩
http://www.shwbs.org/swb/read.php?tid=8485
关键词: 南汇东滩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2014-11-18
我没有别的能做到的,多呼喊多巡视。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2  发表于: 2014-11-18
只能增加大众护鸟意识。
级别: 论坛版主

只看该作者 3  发表于: 2014-11-19
    秃鼻乌鸦现身申城海边
    (2014.11.13 上海绿化市容门户网站)


  近日,观鸟爱好者鲍勃在南汇东滩的湿地修复区附近拍摄到一只秃鼻乌鸦(Corvusfrugilegus)。这是上海市近10年中的第三次秃鼻乌鸦的野外记录。再早的记录要追溯到上世纪50年代。
  上世纪50年代,秃鼻乌鸦作为上海乌鸦群落的主要组成部分,曾经遍布上海。但是随着生态环境的变化和人们迷信思想的干扰,乌鸦逐渐迁出了上海。直到2008年秋天,才在崇明东滩记录到秃鼻乌鸦3只;此后,2008年10月28日在宝山区临江公园,2011年4月18日在横沙岛分别记录到1只。
  秃鼻乌鸦是一种群居的乌鸦,它们通常会选择在城市中心夜栖,白天飞至郊外觅食。此次在南汇东滩发现的个体可能是迁徙种群。

    南汇东滩湿地修复区注水迎来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东方白鹳
    (2014.11.18 上海绿化市容门户网站)

  近日,观鸟爱好者manfred(网名)在南汇东滩禁猎区拍摄到两只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东方白鹳(Ciconia boyciana)。
  据悉,禁猎区的湿地修复区此前已经完成注水,原本由于复耕而干涸的区域又变成了浅水池塘。此举立即引来了数以千计的越冬水鸟前来栖息,包括千余只野鸭以及各种鹭类。池塘生境还引来了近百只琵鹭前来栖息,琵鹭群由黑脸琵鹭和白琵鹭组成,均属于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2012年冬季,湿地修复区突然抽水排干,种上农作物,造成当时大量原本越冬于此的候鸟无处栖身,转而迁往他处。当时引起动物保护人士和媒体的热烈关注。目前,经过多方沟通,已明确对木栈道2000亩湿地停止复垦,做水库以给周边农地提供灌溉,故而暂时保留了这块湿地。
只看该作者 4  发表于: 2014-11-19
无语……
级别: 论坛版主

只看该作者 5  发表于: 2014-11-20
    浦东为候鸟保留2000亩湿地核心区
    (2014.11.20《浦东时报》章磊)

  朱泉春/摄


  又至深秋,浦东南汇东滩湿地再度迎来成群结队的候鸟。成千上万的白鹭、野鸭或在天空中盘旋飞翔,或在湿地中追逐嬉戏,吸引了众多爱鸟人士前来观赏、拍摄。最新消息称,浦东新区林业部门和临港新城土地储备中心相关人士确认,2000亩湿地核心区为候鸟保留。
  作为候鸟东亚-澳大利西亚迁徙路线的必经之地,南汇东滩湿地是候鸟歇脚、觅食的最佳选择。为了保护这个鸟类的天堂,浦东新区野生动物保护部门倾注大量精力,大力打击盗猎,并与相关部门协调如何留住这片湿地。湿地保留消息发布后,不少爱鸟人士为之雀跃。新区野生动物保护部门数据显示,最近,每天在东滩湿地观测到的野生鸟类达到数万只,其中不乏国家级保护动物,例如国家二级保护动物黑脸琵鹭、小天鹅等。 
  详见A5版

    远方的客人请你歇歇脚
    ——东滩湿地候鸟保护纪略
    (2014.11.20《浦东时报》章磊)


  东滩湿地是候鸟理想的“驿站”。 本报记者朱泉春/摄
  浦东最东南的一片湿地,位于候鸟从东亚-澳大利西亚的迁徙路线上,这片湿地,对过境的候鸟来说,是重要的停歇地、觅食地或是越冬栖息地。

  深秋时节,成群的鸟儿从远方飞来。这里不乏国家级保护鸟类,如黑脸琵鹭和小天鹅。
  守护这个鸟类天堂,打击盗猎者,考验着野生动物保护人员的智慧。但关键还是“没有买卖,就没有杀戮”。
  浦东新区林业部门和临港新城土地储备中心相关人士确认,“木栈道附近2000亩湿地核心区暂时保留”。这个消息,对于爱鸟人士和鸟类来说,都是一个利好消息。


  正在觅食中的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小天鹅。 浦东新区林业站/供图


  进入11月,南汇东滩湿地又迎来了候鸟迁徙的高峰时期。行走在海堤上,一边是海浪拍岸,一边是望不到边的湿地。水塘里面,或大或小、或黑或白的候鸟嬉戏觅食;芦苇丛中,时而有群群野鸭扑腾而起,掠过湿地上空。
  数以万计的候鸟在飞往热带地区过冬前,都会来南汇东滩湿地“歇脚”。因为再往南,将没有合适的觅食地。动物保护人员告诉记者,最近一段时间,每天都能观测到野鸭、白鹭、小天鹅等不同种类的数万只野生鸟类。

  而东滩湿地的动物保护人员,用心呵护着这片宝贵的原生态湿地,防止这个鸟类的天堂受到盗猎者的侵害。
    候鸟种类上海最多
  南汇东滩湿地是迁徙候鸟抵达目的地之前的最后一个补给点。在这里观测到的候鸟种类,是上海市最多的,当中不乏国家级保护动物。
  “11月13日,晴。南汇嘴监测点:白鹭210只、苍鹭150只、黑脸琵鹭38只、绿头鸭1000只、斑嘴鸭1900只、琵嘴鸭200只、绿翅鸭1500只。临港监测点:斑嘴鸭7000只,绿头鸭4000只、赤颈鸭5000只、罗纹鸭6000只、绿翅鸭8000只、小天鹅13只、普通鸬鹚80只……”

  每天观测南汇东滩湿地的鸟类情况,并记录在案,是浦东新区野生动物保护人员的例行工作。最近这段时间,由于正值候鸟大规模迁徙的季节,因此工作人员的观测任务变得尤为艰巨。

  每天上午7点到9点、下午3点到5点左右,南汇东滩湿地监测点的工作人员,都要前往不同的区域,观测湿地内各种鸟类的栖息状况,包括种类、种群状况和数量等。

  浦东新区林业站综合执法科科长顾建明告诉记者:“浦东位于候鸟东亚-澳大利西亚迁徙路线上,南汇东滩湿地对过境的候鸟来说,是重要的停歇地、觅食地甚至是越冬栖息地。”

  事实上,南汇东滩湿地是迁徙候鸟抵达目的地之前最后一个补给点。“再往南,基本上都是石质的小岛,无法满足候鸟的觅食要求。也就是说,南汇东滩湿地的地理位置决定,这些候鸟必须到这里来中转。”顾建明说。

  正是因为如此,早在2007年,原南汇区政府就将南汇东南部的122.5平方公里狭长地带设为野生动物禁猎区。禁猎区东临东海,西至两港大道-南芦公路,南濒杭州湾,北到浦东与南汇交界处,约占原南汇区总面积的17.8%。

  禁猎区泥沙淤积迅速,是本市滩涂湿地资源最为丰富的区域之一。再加上有了精心看护,地域辽阔、水草茂盛、陆生动物资源丰富的南汇东滩湿地,每到春秋两季,都会成为数以万计的候鸟理想的“驿站”。

  经动物保护专家多年观察,目前在南汇东滩湿地观测到的鸟类达到250余种,其中包括丹顶鹤、白鹤、东方白鹳、遗鸥等4种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和黑脸琵鹭、小天鹅、鸳鸯等17种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湿地黄嘴白鹭、三趾鹬的数量超过其世界种群数量的1%,已达到国际重要湿地标准。

  南汇东滩湿地,一度是上海排名首位的“鸟类天堂”——2009年度上海市水鸟同步调查显示,无论是水鸟种类还是数量,南汇东滩野生动物禁猎区都超过了崇明东滩鸟类自然保护区。

  “过去一年间,我们在南汇东滩湿地上观测到的水鸟达到了160多种,从大类上来分,有鸻鹬类、雁鸭类、鹭类、鹳类、鸥类等。如果光从种类数量来说,我们这里绝对是上海最多的。”顾建明对这样的成绩十分自豪。

  谈起湿地里栖息的各种鸟类,东滩湿地的动物保护人员如数家珍。绿头鸭、斑嘴鸭、琵嘴鸭、绿翅鸭、赤颈鸭、罗纹鸭,在外人看来或许都差不多,但他们却能一下子就分辨出来。

  虽然每天都拿着专业的设备观测这些“长翅膀的朋友”,但每次观测到黑脸琵鹭、小天鹅等国家级保护动物,这些工作人员仍会很兴奋,由此交谈上好一阵子。

  用顾建明的话来说,黑脸琵鹭和小天鹅,已经成为南汇东滩湿地的“旗舰”。“就拿黑脸琵鹭来说,全世界发现的只有3000多只,这两天我们这里就观测到了38只。”

    盗猎情况有了明显好转
[attachment=52221]

  1. 野保人员在芦苇荡里发现偷猎者的窝点。 本报记者 章磊/摄
[attachment=52222]



  2. 野保人员拆除偷猎者埋设的网具。 本报记者 章磊/摄




  3 .野保人员进入齐腰深的水塘中清理网具。本报记者 章磊/摄



  候鸟一到,为了利益铤而走险的盗猎者也闻风而至。打击盗猎,成为东滩湿地监测点工作人员的一项艰巨任务。

  茂盛的芦苇和大量的小鱼小虾吸引来了鸟群,而大批的水鸟,则引来了一些贪婪的盗猎者。即使明知这里是禁猎区,这些人依然在利益的驱使下铤而走险。

  每到冬季,都是盗猎者活动的高峰期。远道而来的候鸟,原可以在湿地上歇脚、觅食,却因为盗猎者的贪婪,需要面对捕鱼网、毒药的威胁。这让东滩湿地监测点的工作人员们感到十分痛心。

  张永新是东滩湿地监测点的监测组长,多年与盗猎者斗智斗勇,经验丰富。“盗猎者使用的较为常见的方式是设网。一种叫翻网,提前在湿地内的小水塘内架好网,然后在附近的窝棚等待野鸭过来,有时候还会放几只家鸭当‘诱饵’,有时一网就能抓几十只;另一种就是粘网,直接架在芦苇荡或者林子里,鸟飞过来撞上去就下不来了。”

  为了让鸟类有个更为安全的栖息环境,工作人员们一直在尽力打击盗猎行为。经多年努力,盗猎的情况有了明显好转。即使如此,他们还是要每周在湿地内巡查,捣毁盗猎者窝棚。

  在湿地内巡视,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一方面,湿地内一人多高的芦苇丛生,完全没有现成的路;另一方面,湿地内有大小水塘,里面都是淤泥,在里面行走举步维艰。

  每次巡查行动,都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监测点的工作人员只有十个人,每次行动,除了留守在监测点的人外,其余的人通常会分成两批,分别巡查不同的区域。

  张永新告诉记者,如果要抓捕盗猎者,他们必须在凌晨四五点行动。“盗猎者通常会在傍晚潜入湿地,搭好窝棚、放好网,然后在窝棚等着鸭子进入圈套,一般都要到第二天清晨。”

  然而,即使发现盗猎者,工作人员也很难将他们抓获。“这些人都很警觉,他们也知道自己被抓后的下场,所以一听到有响动,就会丢掉东西逃跑。一旦他们钻进芦苇丛,我们就很难找到他们了。”

  11月14日上午9时,结束了例行的观测后,张永新带着6名组员,进入了湿地巡查。这次行动的目的比较明确,“现在这个时间,基本上没有盗猎者,我们主要是去拆除他们搭的窝棚。”

  穿上防水连体服,张永新等人拿着镰刀进入了湿地。趟过一条齐腰深的小河,再穿过一片一人多高的芦苇丛,眼前赫然出现一个直径约三四十米的水塘。水塘的另一头,就是一个用芦苇掩盖起来的盗猎窝棚。

  张永新带着组员走进水塘,先后捞出了三套网具。“这就是翻网,左右对称,鸭子一旦进入范围,藏在窝棚里的盗猎者一拉线,两边的网往中间折叠,就把鸭子罩在里面了。”

  用镰刀拆除了网具后,几人又走到窝棚旁,动手拆除。窝棚用木板搭成,上面盖上芦苇,从远处很难发现。窝棚里,还留着盗猎者过夜用的两床被子。

  “我们把窝棚拆了,他们(盗猎者)过来一看,就知道被发现了。有些人就会死心,当然也有人会等待机会再次来。”张永新告诉记者,一只活的野鸭收购价在200块钱左右,暴利让一些不法分子甘愿铤而走险。

  一上午的忙碌,张永新和组员们拆除了盗猎者留下的7个窝棚。这意味着,又有不少野生鸟类逃脱了被捕杀的命运。

  不过,张永新也坦诚:“我们要经常来巡查,每次行动,要把这么一大片湿地巡查一遍,以我们现在的人手,几乎不可能,我们只能划分区域,每次巡查一个。”

  其实,最好的打击盗猎,还是在源头上。用顾建明的话来说,就是需要提高市民保护野生动物的意识。“如果没有市场需求,就没有饭店会出售野味,那么也不会有人来盗猎野生鸟类卖钱。”
    湿地核心区得到保留
  湿地的保留,不仅是为了迁徙的候鸟着想,还在于疫情的有效监控。最近传出利好消息,湿地核心区得到保留。
  顾建明告诉记者,去年,上海市人大法工委根据浦东环保局林业处、市林业局的申请,对本市禁用工具进行解释,将粘网、翻网等网具都纳入禁用工具范畴。“这让我们打击盗猎的工作变得更为方便。”

  然而,除了盗猎者,鸟类保护面临的更大困惑,在于东滩湿地面积的减少。作为本市最重要的原生态湿地之一,南汇东滩规划不断调整,甚至“出租”被圈成鱼蟹之塘,适合鸟类生存的空间已严重萎缩。

  在现场,记者看到,东滩湿地周边,不少工程车辆正在作业,部分湿地已经被挖掘,白鹭、苍鹭等水鸟成群在干燥的黄泥上休息,场面看上去显得很不和谐。

  而在湿地内,还可以看到一些木棚,那是养殖鱼蟹的承包户居住的地方。成片的芦苇荡被圈成了鱼塘和蟹塘,有的甚至成了稻田。

  据悉,南汇东滩湿地的情况与崇明东滩鸟类保护区完全不同。由于南汇东滩面积巨大,且是原生态形成的湿地,可供鸟类栖息中转的土地呈狭长区域,并零散分布,不具备成立自然保护区的条件,因而被确认为“禁猎区”。

  虽然禁猎区和自然保护区有着同等重要的法律地位,但在管理执行上却有着迥然不同的待遇。

  根据我国现行法规规定,自然保护区核心范围内严格禁止生产活动,禁猎区仅禁止违法猎捕各种野生动物的行为。划建禁猎区所依据的法律、法规、规章也没有设置与社会经济发展相关的各种限制条件,禁猎区内一切社会经济发展仍可以按原定规划实施,不受建禁猎区影响。

  对于这一情况,顾建明他们也是很无奈。“东滩的大面积湿地,很多都规划为建设用地。我们的愿望,就是能够保留一片足够的湿地,供迁徙的候鸟休整觅食,毕竟这是它们往南的最后一个休息站。”

  其实,保留这片湿地的意义,还不仅仅是为了鸟类着想。“我们还肩负着监测、防控禽流感疫情的任务,每天观测鸟群,还要采集血清、粪便等样本,要上报数据给市野保站。”顾建明说。

  如果东滩湿地无法得到足够的保护,面积越来越少,而迁徙的候鸟又必须到这里来进行补给,那么势必会前往周边的人工鱼塘。“如此一来,我们需要监控的面积将变得更大,疫情防控难度也会更高。”

  不少动物保护专家曾多次表示,湿地是地球留给人类的厚礼,具有保护生物多样性等多种生态功能,湿地的水生植物还有固定二氧化碳、净化空气的作用,保护湿地能够营造低碳城市生态环境。而一旦遭到破坏极难恢复,浦东在临港新城建设中,应注意保护湿地资源,营造和谐的生态环境。  今年,临港土地储备中心为保护候鸟栖息,保护生态环境,在临港大开发、大建设的情况下,积极与有关部门沟通,保留了一块供候鸟觅食、栖息的湿地。这个申城最佳陆地观鸟点,将继续充当鸟类的天堂、观鸟者的乐园。
级别: 论坛版主

只看该作者 6  发表于: 2014-12-01
偷猎疑云始终笼着南汇东滩,“复耕地”配套设施有待完善
【2014.11.23南汇东滩湿地巡视简报(上):偷猎疑云始终笼着南汇东滩】

  2014.11.23(周日),十余位志愿者从市区来到东海之滨的南汇东滩湿地“数鸟”(见:http://blog.sina.com.cn/s/blog_72986b600102va5v.html)。
  当天下午,在木栈道区巡视时,志愿者在木栈道下的一处露出水面的土梗上发现一只倒毙的狼犬,续而又在附近水域发现2只已高度腐烂的鸟尸。这是继10.23(见:《南汇东滩湿地继续遭毁灭性开发,水鸟蜗居狭小区域,境遇更加危险》http://blog.sina.com.cn/s/blog_72986b600102va1g.html)以来,志愿者第2次在该处发现疑似被毒杀的野生水鸟。
  期间,在木栈道区还看到有骑摩托车的人员穿着下水服涉水进入湿地布放捕鱼用的地笼。
  部分现场照片见:http://blog.sina.com.cn/s/blog_72986b600102var3.html


  —— 2014.11.23,志愿者在上图中的C区养殖塘记录到80只琵鹭(其中包括3只被环志的黑脸琵鹭)和5只普通鸬鹚;在木栈道区发现并转移出疑似被偷猎者投放的毒药毒杀的野鸭2只、狼犬1条(可能是吃了死鸭子被毒死的)。

[attachment=52504]
  ——南汇东滩湿地“木栈道”区外的道路上,一辆辆土方车将泥土运往A区(A区的水面已经丧失,现在是作为堆土场)。

【2014.11.23南汇东滩湿地巡视简报(下):当”生态水稻“遇到沥青路面——“复耕地”配套设施有待完善】


  “世纪塘”是本世纪初在南汇东滩最外围围起的一道大堤坝,堤顶的公路现在叫“世纪塘公路”。随着大堤内侧湿地的不断被“开发”成“复耕地”,这条公路在水稻秋收后,也成为了水稻种植承包大户的露天晒谷场。当“生态种植”的稻谷摊放在车来车往的沥青路面上晾晒时,不论是汽车尾气还是沥青路面析出的有害物质,对谷物品质的消极影响可想而知。
  出于对农产品质量和交通安全的考虑,农业和交通部门一直明令禁止在公路上晾晒粮食。
  可是,由于粮食产区传统晾晒场随着城镇化进程的逐年减少,由于以消耗石油质燃料为主的粮食烘晒机械在购置、使用成本方面的原因,由于新建粮食产区在规划方面的欠考虑,把粮食堆放在公路上晾晒,成了许多种植户不得已而为之的选择。
  目前,从浦东机场开始,一直到南汇东滩湿地木栈道区北侧止,除了已建成的老港垃圾填埋场和燃烧发电厂等外,世纪塘内侧的原有湿地被“开发”后,基本上全部被开垦成了“复耕地”。而在这些已经种上粮食的农业地块中,尤其是私人承包大户的地块上,在规划中似乎没有预留建设晾晒场的空间。
  于是乎,在打造“临港生态农业”的同时,大量“生态种植”的稻谷、小麦等收获物不得不摊放在沥青道路上被“毒化”。
  而随着南汇东滩世纪塘外新的圈水造地工程的进行,未来将新增105平方公里的陆地(参阅《南汇东滩促淤一期工程完工http://blog.sina.com.cn/s/blog_72986b600102va1g.html),其中,有新增农地的规划。不论是粮食的晾晒空间,还是配套干燥设备的安置空间,以及农业工人生活设置及垃圾处置空间等的规划问题,希望引起我们的农业、环境和规划等部门的重视,为生态农业的发展做好配套设施的规建工作。
                  萤火虫环境保育志愿者小组
                     2014.11.27
级别: 论坛版主

只看该作者 7  发表于: 2014-12-01
    浦东为候鸟保留2000亩湿地
    (2014.11.24《青年报》郭颖)
  每年11月是候鸟迁徙的高峰时期,浦东南汇将为候鸟保留2000亩湿地。据悉,这2000亩湿地位于浦东南汇东滩,那是候鸟从东亚-澳大利亚的迁徙路线,这片湿地是过境候鸟重要的停歇地、觅食地和栖息地。
    早在2007年,原南汇区政府就将南汇东南部的122.5平方公里狭长地带设为野生动物禁猎区。禁猎区东临东海,西至两港大道-南芦公路,南濒杭州湾,北到浦东与南汇交界处,约占原南汇区总面积的17.8%。禁猎区泥沙淤积迅速,是本市滩涂湿地资源最为丰富的区域之一。
    经动物保护专家多年观察,目前在南汇东滩湿地观测到的鸟类达到250余种,其中包括丹顶鹤、白鹤、东方白鹳、遗鸥等4种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和黑脸琵鹭、小天鹅、鸳鸯等17种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湿地黄嘴白鹭、三趾鹬的数量超过其世界种群数量的1%,已达到国际重要湿地标准。
    此外,今年临港土地储备中心为保护候鸟栖息,保护生态环境,在临港大力开发建设的情况下,积极与有关部门沟通,保留了一块供候鸟觅食、栖息的湿地。

    罕见红翅绿鸠现身南汇东滩
    (2014.11.25 上海绿化市容门户网站)

  11月22日,观鸟爱好者朱秀英在南汇嘴观海公园拍摄到一只红翅绿鸠(Treron sieboldii)。这只绿鸠为一只雌鸟,全身以绿色为主,头面部呈黄绿色,飞羽黑色带有浅色羽缘,覆羽绿色亦带有浅黄色羽缘。
  绿鸠属所有种均是国家II级重点保护动物,红翅绿鸠在上海地区属于罕见旅鸟。最近3次记录有2次在2008年11月,1次在2012年11月,地点均是在南汇东滩。而此前在2005年3月,在世纪公园还曾目击过一笔记录。
级别: 论坛版主

只看该作者 8  发表于: 2014-12-01
雨夜,在南汇东滩湿地陪伴水鸟
[attachment=52512]
  ——在尚未完全“干塘”的养虾塘里觅食的2东方白鹳和1只苍鹭 (曹成杰,2014.11.30摄于南汇东滩湿地)

【巡视简报】

  2014.11.29(周六),下午,志愿者来到南汇嘴观海公园,与来自上海海事大学动物保护协会的十余位同学接上了头。在观海公园,志愿者通过向同学们述说公园里“鲸”形雕塑、吹沙管的由来,介绍了脚下陆地“沧海桑田”的由来。
  在旁边的C区水塘外,同学们通过望远镜见识了琵鹭、普通鸬鹚这两种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少见的琵嘴鸭以及此处常年可见的苍鹭、白鹭。在志愿者的引导下,同学们饶有兴趣地尝试用手机和相机通过架设的单筒望远镜拍摄了感兴趣的鸟影,还体验了“数鸟”的不易。
  经过观察,大家在C区水塘记录到琵鹭66只(受距离和观察角度限制,只能确认其中有5只黑脸琵鹭)、普通鸬鹚7只、琵嘴鸭1对、苍鹭17只、白鹭46只,另有4只体型比白鹭大的水鸟(由于距离较远,不能确定是大白鹭还是黄嘴白鹭)。
  晚上,五位志愿者在木栈道区外汇合后,进入瞭望点开始夜间值守。当晚,未发现异常情况。
  2014.11.30(周日)清晨,在当地守塘人员的引导下,志愿者在世纪塘(海堤)内侧的一处残留有水面的,尚未完全“干塘”的虾塘内,幸运地观察到了东方白鹳、反嘴鹬、赤麻鸭这三种本地少见的水鸟。
  志愿者陈涛和曹成杰还拍摄了部分音像资料。
  ......
  感谢自驾志愿者顾伟、曹成杰为本次活动提供的通行便利,使得我们免于受夜雨和寒风的袭扰,还有机会见识到了数百只集群的鸬鹚...... 
  部分现场照片见:http://blog.sina.com.cn/s/blog_72986b600102vb30.html
  通过本次巡视,尤其是夜间守护活动,志愿者对南汇东滩湿地的情况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对当地林业巡护人员日常工作的辛苦有了更多的感同身受。
  未来,我们将通过组织观鸟体验等活动,吸引多一些的市民走进这片湿地,认识这片亟待保护的土地;并动员更多的志愿者参与“湿地守夜”行动,认识真实的自然,保护湿地精灵。
            萤火虫环境保育志愿者小组
                2014.12.01
级别: 论坛版主

只看该作者 9  发表于: 2014-12-07
浦东警方在南汇边滩抓获3名偷猎嫌疑人
    3人东滩偷猎62只野生鸟,大多在布袋中窒息而死
    (2014.12.06 上海电视台)
  上海滨海连江,有大片滩涂湿地,每年,有很多动物要往南方迁移,而被偷猎的主要对象是候鸟。眼下是候鸟大举南迁的季节,前天上午,浦东警方在东滩湿地抓获了3名偷猎分子,共缴获野生候鸟62只。
  上午8点左右,警方在东滩湿地抓获了3名偷猎份子,缴获62只野生候鸟,其中,大部分候鸟被偷猎者堆装在袋里窒息而死。







  老港派出所责任片区警长周吉峰说:“大部分的鸟类已经死亡,因为当时他们是放在那种麻布袋里面的。”
  记者:你们经常抓吗?
  偷猎者之一潘某:不是,偶尔的。
  记者:知道野生动物是保护的吗?
  潘某:知道是知道的,但是我们也是寻开心抓几个吃的。
  这些被查获的野生鸟有斑鸠、宗背伯劳等,被列为了上海市重点野生动物保护名录。这3名偷猎者的行为已经触犯了刑事法律,将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周吉峰说:“按照目前掌握的情况,应该是要提请检察院,应该是会逮捕、起诉,追究他们的刑事责任。”
级别: 论坛版主

只看该作者 10  发表于: 2014-12-12
    南汇东滩湿地62只野生鸟窒息而死——
    3名偷猎者被浦东警方抓获
    (2014.12.08《i时代报》王红梅)
  眼下是候鸟大举南迁季,然而却有不法分子盯上了正在迁徙的候鸟。近日,浦东警方在南汇东滩湿地抓获了3名偷猎分子,共缴获野生候鸟62只,可惜的是,这些候鸟大多已窒息死亡。而此前,警方已发现80余只野鸭被投毒致死。
  4日早晨8点多,警方在东滩湿地抓获3名偷猎份子,并缴获了62只野生候鸟。但是其中大部分候鸟被堆放在袋里窒息而死。据悉,这些野生鸟有斑鸠、宗背伯劳等,均被列入上海市重点野生动物保护名录。这3名偷猎者因触犯刑法,将被追究刑事责任。
  尽管这3人已被警方抓获,但“偷猎阴云”始终笼着南汇东滩。11月23日,志愿者发现有80余只野鸭被毒杀,还拣到2个呋喃丹农药包装袋。
    大批候鸟蜗居更令人担心
  南汇东滩是全球候鸟迁徙路线的必经之地。有166平方公里的南汇东滩陆生野生动物禁猎区,如今仅暂时性地保留2000亩湿地。而在原海堤外,正圈围105平方公里滨海湿地。
  环保志愿者姜先生表示,这导致大批来南汇东滩的越冬候鸟只能蜗居在面积狭小的区域内,尤其是野鸭的群居,对偷猎者是莫大诱惑。环保人士担心,若管理部门对这些残存的水鸟栖息地不能做到“严防死守”,蜗居于此的水鸟很可能再遭偷猎者黑手。


  注:上述报道中部分数据有误,可对照http://blog.sina.com.cn/s/blog_72986b600102var3.htmlhttp://blog.sina.com.cn/s/blog_72986b600102va1g.html 相关内容。

    南汇东滩多次发现珍稀鸟类
    (2014.12.10 上海绿化市容门户网站)




  11月4日,观鸟爱好者在南汇东滩湿地修复区拍摄到1只秃鼻乌鸦,这是上海近10年来第3次秃鼻乌鸦野外记录。
  11月15日,观鸟爱好者在南汇东滩禁猎区又观测到了两只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东方白鹳,同时发现的还有近百只国家二级保护动物黑脸琵鹭和白琵鹭。
  11月22日,观鸟爱好者在南汇嘴观海公园又拍摄到1只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红翅绿鸠,红翅绿鸠属于罕见旅鸟,上海地区最近的3次记录分别是2012年、2008年和2005年。
  观察表明,随着外来珍稀动物的不时光顾,表明生态文明建设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为人类的生存环境创造了一个美好的生存空间,体现了人与动物的和谐相处。

    环志黑脸琵鹭频现申城沿海
    (2014.12.11 上海绿化市容门户网站)


  近一个月,观鸟爱好者持续在南汇东滩发现数十只越冬的琵鹭群,包括10余只黑脸琵鹭(Platalea minor)。其中有两只黑脸琵鹭佩戴有环志,根据其脚环颜色组合可以认出一只为S60,另一只为E39。
  这两只黑脸琵鹭足环细节如下:S60,右腿胫部由上至下带有“蓝-红-白”组合色环、左腿胫部带有红底白字的编码环。2014年6月20日环志于韩国的Gujido,当时为幼体,佩戴有CMS信号发射器。在上海首次记录于今年11月9日。(照片为观鸟者梦清园所摄)
  E39,右腿胫部由上至下带有“黄-红-绿”组合色环、左腿胫部带有红底白字的编码环。2012年7月2日环志于韩国的Chilsando。在上海首次记录于2012年6月下旬。
  此外,卫星回收数据显示,另有一只编码为S75的黑脸琵鹭在11月中旬时停留于上海奉贤边滩,目前已飞至杭州湾南岸。

    横沙岛罗纹鸭单点单次数量创新高
    (2014.12.11 上海绿化市容门户网站)
[attachment=52622]

  12月8日,上海野保站工作人员在横沙岛开展水鸟调查时观测到两群罗纹鸭(Anas falcata),数量总计约2400只次,这是上海开展水鸟调查近十年来最高的一笔记录。而在上月的水鸟同步调查中,上海已经记录到3195只次罗纹鸭,同期在南汇东滩和崇明北湖分别记录到963只次和432只次。
  罗纹鸭被世界自然保护同盟(IUCN)列为近危物种(NT),近年来种群数量有所上升,根据2012年第五版的《世界水鸟种群数量估计》所示,其世界种群的数量估计为78000至89000只,1%数量为830只,较之于第四版的350只有明显提高。
  罗纹鸭在上海地区属于冬候鸟,喜栖息于水草丰茂的淡水库塘,通常集大群栖息,目前主要分布于南汇东滩、崇明北湖和横沙岛。
级别: 论坛版主

只看该作者 11  发表于: 2015-01-09
浦东林业、公安加大对南汇边滩的护鸟巡视
    (新闻视频)浦东多地迎来候鸟南迁,联合执法打击非法捕猎
    (2014.12.19 浦东网络电视台)  
http://www.pudongtv.cn/index.php?m=content&c=index&a=show&catid=125&id=23618




    边防林业部门联手打击野鸭猎捕行为
    (2014.12.24《浦东时报》记者:张敏,通讯员:胡晨怡)
  又到野鸭迁徙季,东滩湿地作为最重要的“休整站”之一,“招待”过境候鸟的同时,也招来了贪婪的盗猎者。12月22日,上海边防支队三甲港边防派出所和浦东林业站一起针对打击野鸭猎捕行为开展为期一周联合执法。
  每年12月至1月是野鸭向南迁徙至澳大利亚之时,上海浦东机场附近滩涂因生态环境良好,水质柔和丰沛,水草营养富饶,有大批野鸭在此栖息休整。对过境的候鸟来说,东滩湿地等地是重要的停歇地、觅食地或是越冬栖息地。然而,盗猎者却乘此时机偷捕野鸭。三甲港边防派出所主动联合浦东新区林业站深入野鸭聚集的芦苇深处,开展联合执法活动,已破除各类网具20余个,收缴捕猎工具20余件,捣毁棚屋3个,切断违规拉电接电电闸10余个
  边防民警告诉记者,不法分子偷猎手法多样,有用“媒鸭”吸引过境野鸭落地的,有用散弹枪直接射击的。“他们偷了野鸭的蛋,人工孵化饲养。在迁徙季时放出来吸引过境野鸭。”由于“媒鸭”飞行能力有限,偷猎者并不担心“赔了夫人又折兵”。现在还出现了用小爆竹吸引野鸭吞食后再爆开的残忍手法。
  浦东林业站负责人透露,“已有不少候鸟陆续到东滩等湿地迁徙停留、越冬、繁殖,仅南汇嘴观海公园一监测点,在2000亩的一片湿地上就能观测到一两千只野鸭,不久前还发现了东方白鹳、鸬鹚等野生动物的身影。”
  为了守护这处“鸟类天堂”,早在2007年,原南汇区政府就将南汇东南部的122.5平方公里狭长地带设为野生动物禁猎区。禁猎区东临东海,西至两港大道-南芦公路,南濒杭州湾,北到浦东与南汇交界处。然而,为了利益铤而走险的盗猎者也不鲜见。警方告诫怀有侥幸心理的偷猎者,非法猎捕、杀害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野生动物必将受到法律的严惩。

    “利剑”出击形成威慑
    ——浦东新区林业站加大力度维护生态平衡
    (2015.01.07 上海绿化市容门户网站)






  为深入贯彻落实党中央“大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努力建设美丽中国,实现中华民族永续发展”的重大战略部署,按照国家林业局办公室下发的《关于开展打击破坏野生动物资源违法犯罪专项行动的紧急通知》(办按字[2014]97号)文件要求,对破坏野生动物资源的违法行为进行严厉打击。
  浦东新区林业站根据上述通知精神,在加强浦东新区野生动物执法保护工作的同时,与公安、边防、食品安全管理等单位加强部门间的合作,加大打击力度,保护了浦东新区野生动物资源。
  2014年12月以来,新区林业站会同派出所等单位加大了在林地、湿地、餐饮行业等地的执法检查力度,并取得了重大成绩。12月5日,在日常巡查中发现,老港垃圾处置场附近的防污染隔离林中有人利用粘网猎捕野生鸟类,新区林业站和老港派出所经过守候伏击,当场抓获3名非法猎捕人员,缴获野生鸟类62只。3名非法猎捕人员已被取保候审,目前该案件已移送至检察院,将提起公诉。12月29日,新区林业站执法人员在检查时发现一名贩卖野生鸟类人员,当场缴获鸟类51只。经询问,当事人承认是自己在林地内利用网具猎捕野生动物,由于当事人使用禁用工具非法猎捕,林业站将其移交至老港派出所,他已被刑事拘留。
  截止到12月底,共查获非法利用禁用工具猎捕野生鸟类的违法人员5名,缴获野生动物117只,而5名违法人员因使用禁用工具非法捕猎,已被派出所刑事拘留和取保候审。
  下一步,新区林业站将继续联合公安、边防、食药监等部门开展集贸市场、餐饮、林地、湿地等场所的执法检查,打击非法猎捕、加工、经营、利用野生动物的违法行为;同时加强对市民、相关从业人员野生动物保护宣传,联系新闻媒体进行宣传报道,为保护野生动物资源,维护新区生态文明建设做出最大努力。
级别: 论坛版主

只看该作者 12  发表于: 2015-11-06
林业部门在浦东机场围河附近进行执法巡查行动
    上海浦东新区林业部门打响冬季候鸟保护第一仗
    (2015.10.27 上海绿化市容门户网站)
[attachment=56198]



  时至深秋,又到了候鸟迁徙的季节,作为东亚——澳大利亚迁徙路线的必经之地,上海浦东南汇东滩湿地再度迎来成群结队的候鸟在此迁徙、觅食。经群众举报和日常巡视发现,已有一些不法分子早早地在浦东新区机场围河附近的芦苇荡布置下层层的捕鸭陷阱及网具,对过境候鸟安全造成了严重的威胁。针对这一情况,浦东新区林业站根据上级部门开展冬季候鸟执法“季风行动”的安排,迅速组织执法科4名同志及监测点10名巡查员,由科长带队,于近期集中力量对机场围河附近进行执法巡查行动。
  地处机场围河附近的滩涂湿地,地形特殊,由于滩涂的成年积水及成片的芦苇荡,使得水下都是淤泥和腐烂的植物,现场执法人员人人身着“下水裤”,十几个人分成若干小组在密密麻麻大片的芦苇丛中仔细搜索捕鸭窝点,水深时一脚踩下整条腿都没入淤泥里,稍有不慎泥水就浸漫全身。加上密集的芦苇和杂草不时划过皮肤,划痕在胳膊上、脸上随处可见,可谓是举步维艰。
  经过5个多小时的奋战,此次行动捣毁捕鸭点15处,共拆除网具45张,抓获嫌疑人1人(由于现场未发现捕获的野鸭,执法人员对其没收网具并进行了严厉的批评教育后放行)。行动中,虽未查获野鸭,但捣毁的捕鸭点,拆除的捕鸭网具数目惊人,可见盗猎、偷猎的猖獗。经走访向周围群众了解,该地违法人员系一家族式团伙作案,有组织有准备,并长期在此地活动,熟悉该地地形地貌。
  针对以上情况,浦东林业站制定了下一步行动措施:首先由执法科牵头,监测点的10名同志协同,分组不定时地对该地区进行巡视检查,一经发现及时处理和制止。并且举一反三,对其他重点地区加大巡查力度,争取把违捕、违猎现象扼杀在萌芽状态,确保过境候鸟的安全。同时,积极联合公安、食药监等相关单位,对餐饮单位、农贸市场、花鸟市场加强日常巡查和管理,打击非法经营野生动物的行为。对长期活跃在该地区的捕猎团伙进行排摸,弄清其实时动向,同时加强教育,开展政策宣传。在候鸟栖息地的重点醒目地区设立宣传教育栏。一是起到普法宣传作用,二是可以震慑一部分不法分子。
级别: 论坛版主

只看该作者 13  发表于: 2016-01-13
林业执法人员在南汇东滩(朝阳农场)查获一起非法捕猎野生鸟类案件
    上海边防有位兢兢业业护鸟人
    (2015.12.28《上海法治报》卫竞)
  2011年的一天,上海公安边防总队的全体官兵获知一条消息,一年一度的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斯巴鲁生态保护奖”获奖名单公布,他们的战友——时任崇明东旺沙边防派出所东旺沙警务区的警长包伣在列。包伣成为总队历史上首位获得国家生态保护大奖的边防警官,他也是全国公安边防部队唯一获得“斯巴鲁生态保护奖”的边防警官。
  1999年入伍的包伣2005年被分配到东旺沙边防派出所,2007年被任命为东旺沙警务区警长。在这个崇明最东端的地方他一干就是8年多,直到2014年初他调任滨海边防派出所才离开这片土地。到滨海后包伣发现,南汇东滩湿地禁猎区也在单位辖区内,他仍旧继续着候鸟保护者的事业。
    守护绿色,做生态保护倡导者
  东滩国家鸟类自然保护区位于东旺沙警务区内,约占东滩国家鸟类自然保护总面积的五分之四,已记录到的鸟类有290种,每年在崇明东滩过境中转和越冬的水鸟总量逾百万只。“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当地百姓猎捕候鸟是祖辈传下来的传统产业之一。各类候鸟中不乏天鹅、朱鹮等国家保护鸟类,趋利而来的捕鸟者也在每年候鸟季聚集东滩。
  2005年到东旺沙边防派出所之初,包伣就倡导成立东滩生态保护宣传小分队,担当宣传员。到了警务区后,包伣更是广泛宣传,增强公众保护鸟类、保护生态环境的意识。他在辖区积极宣讲环境保护的重要性和相关法律法规,提高辖区群众和游客的法律意识,逐步带动他们成为护鸟爱鸟人。
  平时,包伣利用“爱鸟周”、“世界湿地日”、“世界环境日”、“保护野生动物宣传月”等契机,策划组织了大规模的公众宣传活动。比如东滩生态保护宣传小分队多年与崇明县东平镇政府合作,在10多所学校开展生态道德教育,协助5所学校建立鸟类保护兴趣小队,先后提供法律咨询、环保宣传4800余人次,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应。
    恪尽职守,做鸟类最忠实守护者
  为有效遏制偷猎候鸟现象,包伣四方奔走,促成管理处、堤防管理站等单位和东旺沙边防派出所共同成立“联合执法巡逻队”,对部分线路加强巡护,重点时段全时监控,大力提升专项整治的针对性和效率。
  2011年2月,有人在崇明东滩毒杀候鸟。得知情报后,包伣带领边防官兵和湿地执法人员火速出击,抓获犯罪嫌疑人4名,查获遭受毒手的2只小天鹅、16只绿头鸭和26只斑嘴鸭。4名涉案人员被依法惩处。
  不管是在崇明还是浦东,包伣一直是候鸟最忠实的朋友。这些年来他徒步滩涂巡逻近1万公里,抓获偷猎候鸟犯罪嫌疑人26人,组织联合执法、专项清查行动60余次,制止无证进入保护区作业等违规行为830余人次,清除地笼、定置网等严重危害野生动物的非法作业工具1000余条(张)。
  “我将永远是鸟儿最忠实的守卫者!”包伣说。



    浦东新区查获一起非法捕猎野生鸟类案件
    (2015.12.30 上海绿化市容门户网站)
  2015年12月24日早晨,浦东新区野生动物保护执法人员在南汇东滩(朝阳农场)附近巡查时发现可疑人员从芦苇荡里走出,执法人员上前询问检查,当场查获三只野鸭。经询问,野鸭为嫌疑人非法捕猎所得。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野生动物资源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规定:“违反狩猎法规,在禁猎区、禁猎期或者使用禁用的工具、方法狩猎,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属于非法狩猎“情节严重”:(一)非法狩猎野生动物二十只以上的;(二)违反狩猎法规,在禁猎区或者禁猎期使用禁用的工具、方法狩猎的;(三)具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当事人捕猎区域为南汇东滩禁猎区,并使用禁止狩猎工具进行捕猎,捕猎数量需进一步调查核实,执法人员依法将当事人移交至浦东新区公安分局老港派出所,目前当事人已被刑事拘留。
  根据国家林业局和上海市林业局关于加强冬季候鸟保护和执法的通知精神,全市各区县野生动物部门坚持开展日常巡查工作,严厉打击非法捕猎,为候鸟迁徙保驾护航。
级别: 论坛版主

只看该作者 14  发表于: 2016-11-03
一男子在上海浦东临港张网偷猎野鸟时被查获(2016.10.26)
    浦东新区加强秋季候鸟保护,严厉打击非法猎捕
    ( 2016.10.28 上海绿化市容 )
http://lhsr.sh.gov.cn/sites/wuzhangai_lhsr/neirong.aspx?ctgId=9d99a135-2438-4e21-bbd4-34a52407f5ca&infid=8e8334c0-b784-429f-8745-420bb2453cab
  每年秋冬季,大量候鸟都从东亚向澳大利西亚迁徙,南汇东滩湿地处于候鸟迁徙的重要路线,主要鸟类有国家二级保护动物鸳鸯、小天鹅、黑脸琵鹭以及中日、中澳双边协定保护的雁鸭类,每年,在原南汇东滩迁徙的鸟类数量达十几万只,吸引了大量的爱鸟人士前来观鸟,也让非法偷猎分子蠢蠢欲动。
  浦东新区野生动物保护管理站根据国家林业局、上海市林业局及相关单位关于加强秋冬季候鸟保护的要求并结合本区域情况,从今年10月浦东新区野生动植物保护管理站开始落实三支共12人的专职检查员和全区兼职检查员队伍,对新区的滩涂湿地、大型片林、苗圃、公园进行检查,并组织人员对发现的非法张网现象进行拆除。同时特别加强了对原南汇东滩禁猎区的执法检查力度。
  2016年10月26日上午7时左右,新区野保站在大治河南侧进行监测巡查小组一行四人巡查至东海大桥南侧1000米处的世纪塘南侧的虾塘内发现有人在捡东西,凭着职业的敏感性通过高倍望远镜确定是张网捕鸟的非法猎捕人员,迅即开展检查,现场共查获捕鸟网具3张和已捕获的鸟39只。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第三十二条规定,在禁猎区、禁猎期或者使用禁用的工具、方法猎捕野生动物的,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依照刑法有关规定追究刑事责任。同时根据刑法规定,在禁猎区、禁猎期使用禁用工具猎捕野生动物数量20只以上的,将处以3年以下有期徒刑、管制获拘役、并处罚金。当事人在禁猎区使用禁用工具,而且猎获的鸟类39只,已达到被追究刑事责任的条款,新区野保站将其移交至当地公安机关进行处置,并将积极配合公安做好鸟类的鉴定工作。
  此次行动,对非法猎捕者给予了严厉打击,也起到了很好的威慑作用。在下一步工作中,新区野保站将以原南汇东滩湿地为主,加强对利用翻网非法猎捕野生动物的执法力度,同时加强全区范围林地、绿地、湿地的检查力度,切实做好秋冬季候鸟迁徙的保护工作。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